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弄懂血妖是从何而来。

    很诡异。

    仿佛凭空出现似的。

    对,没有错。

    就是凭空出现。

    他们曾经怀疑是否有隐藏暗中的恐怖势力出手,想给大阴,大乾带来永无止境的恐惧。

    但后来,他们发现这背后没有任何恐怖之手的操控。

    能如此肯定。

    也是因为这些血妖只吸血,别的毫不在意。

    没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能说出现的这些就是一群吸血妖怪。

    “女婿,一直以来老夫都很好奇,你是如何跟魏公有联系的?”王开山好奇的很,擎雷盟他是调查过的,仅仅是在天九城有着影响力。

    要说在大阴,还真算不上什么。

    而且,自从魏忠解决大阴后,就腾出手对付各大帮会跟山门,将其牵制住,唯独擎雷盟跟正道宗相安无事。

    原本,他们聚义盟也是要被魏公清算的。

    但没想到,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他知道不是魏公跟他熟悉,而是他将闺女嫁到了擎雷盟,从而免遭魏忠的清算。

    陈子义笑着,没有说出任何原因,不是不知道,而是他不愿意多说。

    “岳父,这些事情,我还不想说。”陈子义说道。

    王开山道:“既然你不愿意说,也就不勉强你。”

    “多谢岳父理解。”

    此时的海面风平浪静。

    紧接着。

    有一艘小船快速朝着这边行驶而来。

    速度很快。

    “盟主,是我们探子的船,血妖来了。”一名帮众观察着情况,发现探子挥动着令旗,惊呼着,代表着血妖来了。

    王开山跟陈子义猛的一惊。

    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做好准备,随时迎战。”

    血妖很可怕,普通人根本无法对付,锻气境的也没用,只有洗髓才能对付,这对他们来说,去哪找那么多人来。

    好在血妖出现的数量不算太恐怖。

    否则就真的挡不住了。

    “快点回来。”

    城墙上的人呐喊着,希望探子船能够快点。

    但……

    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海面动荡起来,探子船后面的海里,出现很多黑影,那些黑影很密集,在海里游荡着,激起的水花都快形成浪潮了。

    那些都是血妖。

    在海里游泳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眨眼间。

    便靠近探子船。

    “来不及了。”

    陈子义皱眉,拿起一旁的长绳,猛地一甩,长绳宛如一条蟒蛇似的,朝着探子飞去,哪怕隔的很远,依旧很有劲道。

    啪嗒!

    “捆住了。”

    陈子义用力,探子腾空而起,竟然直接被他拽了回来。

    “女婿,好手段。”王开山惊叹道。

    陈子义道:“他冒险探查,能救必然得救。”

    话音刚落。

    远方的探子船给血妖吞没。

    落地的探子心神未定,抱拳道:“多谢陈盟主相救。”

    “嗯,没事就好,拿起武器准备战斗,不可让血妖爬上来。”陈子义说道。

    “是。”

    此时。

    情况并不秒。

    武堂跟妖堂的高手还没来。

    血妖却在这种时候出现。

    已经打乱了他们的准备。

    根据王开山的观察,血妖攻击是有规则的,往往都是半月一次,每次的数量都在数十只而已,看似数量多,但是在这种有利的防守状态下,还是能防守住的。

    只是……

    眼前的一幕,让他心惊。

    这数量怕是……

    太多了。

    多的已经让他感到畏惧。

    “放箭……”

    陈子义沉着冷静,挥手,片刻间,箭矢破空而去,进行第一波拦截,虽然效果未必显著,但也能弄死一些血妖。

    血妖的生命力极强,没有疼痛,没有知觉,除非能一箭射死,否则依旧如同先前那般的勇猛。

    陈子义皱眉。

    看到上岸的血妖数量,内心震惊,但依旧还保持着冷静。

    “倒火油。”

    早就准备好的帮众们,提着桶,将火油倾泻而下,直接点燃,滔天烈焰腾空而起,前排的血妖被火焰燃烧着,却依旧如同猛兽似的,往城墙上攀爬着。

    空气中。

    弥漫着燃烧与肉烤熟的味道。

    一波接着一波。

    虽说血妖攻势很猛烈,但是他们却真的守住了。

    突然。

    一声沙哑的怒吼声响彻天地。

    不要命冲击的血妖们,陡然停下动作,不断后退,直接跟城墙保持着一段距离,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还在猜想着,是不是血妖们感觉攻不上来想要撤退。

    “女婿,你说血妖是不是要撤退?”王开山问道,遇到这种事情,他还是想听到女婿确定的回答,说实话,将来的聚义盟还是要交给女婿的。

    他又没有儿子。

    况且女婿的修为比他强的多。

    在他心里,那就是主心骨。

    “不知道,但应该不可能的,血妖从来都不会后退,除非死绝。”

    可惜……现实告诉他们,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就见血妖嗜血的看着城墙上的众人,明明很想冲击,可是被某种指令限制着,想动弹,却不能随意动。

    此时,海岸边的浪潮沸腾起来。

    就见一头人形血妖出现。

    这种血妖浑身红色,泛着诡异的光芒,体型比别的血妖要更高,更壮硕,就宛如一尊小巨人似的。

    “这血妖有问题……”

    陈子义看着血妖,跟他曾经猎杀的血妖不一样,他自然是知道血妖王的存在,但眼前这血妖给他的感觉很怪异。

    或者说,比那血妖王还要强横。

    “女婿,你是说这血妖很强?”王开山气魄是有的,但那是对人,可不是对这些已经不能算人的玩意,自然很紧张。

    从血妖刚出现的那时候起,他就见证了血妖的可怕,完全就是不怕死的怪物。

    “嗯,很强。”

    陈子义说道。

    突然间。

    所有人都惊呼起来了。

    就见这头血妖低吼一声,肉身膨胀起来,宛如一尊巨人似的,横冲直撞,轰隆一声,直接撞击在城墙上。

    巨大的轰鸣声沉闷的很。

    城墙都在震动着。

    地动山摇。

    咔擦一声。

    城墙出现裂纹,宛如蛛网似的碎裂开。

    “不好,这血妖想将城墙破开大洞。”陈子义神色惊骇,城墙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撞击,仅仅一次撞击,就已经凹陷进去,按照这种情况,最多数次,便能彻底轰开。

    “快,拦住它。”

    城墙的帮众们倾倒火油,可是这些东西竟然对这头血妖没有任何用处。

    依旧撞击着城墙,眼见城墙继续这样下去,绝对会破开大洞,到那时可就来不及了。

    “我来……”

    陈子义从城墙上一跃而下,看的王开山惊呼着……

    “别冲动……”

    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陈子义悍然出手,一出手就是杀招,玄武真功的劲道彻底爆发,巨大的压力将血妖笼罩,任何一只普通血妖,都无法承受如此恐怖的一击。

    可是这头血妖却咆哮一声,一拳跟陈子义的脚掌对轰。

    轰隆一声。

    巨大的力量传递而来。

    陈子义面色惊变,好强的力量,他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双脚踩踏城墙,玄武真意凝聚周身,怒喝一声,十强真意凝成风暴,瞬间将血妖覆盖。

    他已经将玄武真功修炼到很强的境界,虽然还没有圆满,但威力也不是能够小视的。

    这头血妖的体型已经超乎极限,力量之强让陈子义都感觉棘手的很。

    感觉很难应付。

    “魏公的人何时才能到来啊。”

    王开山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随后急道:“你们还看什么,还不赶紧帮忙,都下去帮忙啊。”

    擎雷盟跟聚义盟的洗髓境高手,看到此等情况,自然毫不犹豫的跳下去,想要帮助陈子义,可是那些围观的血妖,看到有人下来,顿时动了,仿佛只要你们感动,我们就会上。

    一时间。

    情况陷入僵局。

    轰隆一声。

    陈子义被血妖一拳击飞,双脚在地面滑动,留下一道沟壑,捂住胸口,嘴角溢出鲜血,没想到竟然不是血妖的对手。

    而血妖怒吼一声,双脚踩踏地面,砰的一声,直接横冲而来,准备一拳将陈子义打死。

    “可恶,要交代在这里了嘛?”

    陈子义神色凝重,看着那已经袭来的血妖,并未放弃抵抗,只是他感觉可能一切都是徒劳的。

    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子义,还没有修炼到家啊。”

    听到此声,陈子义猛的瞪大眼睛,而血妖的拳头也已经到达他的面前,一股恐怖的拳风吹拂着他的脸,可是这一拳却已经停顿。

    就见血妖面部狰狞,挣扎着,想动却又动不了。

    啪嗒一声。

    现场血妖仿佛受到一股强横的力量压制似的,全部轰隆一声被压制在地面。

    “我曾经不是跟你说过了嘛,玄武真功得有一股气势,十强真意爆发,那凝聚的力量可不是你现在施展的这样啊。”

    声音就在身后传来。

    陈子义张着嘴,木讷的转过身,赫然看到了曾经熟悉的面容。

    “师……师,爹。”

    陈子义看着眼前容貌俊美到极致,魅力强横到无法注视的人,他知道这就是离开了很久,曾经以师尊身份教导他修炼,最终身份却是他爹的人。

    “嗯……”

    林凡负手而立,微笑着,随后抬起手,摸着陈子义的脑袋,“不错,还能记得我。”

    城墙上。

    胆颤心惊的王开山,看到有人出现,救了自家女婿,那是猛地松了口气,可紧接着,他听到子义喊对方为‘爹’的时候。

    他张着嘴,目瞪口呆,就跟见鬼似的。

    说实话。

    他都不知道陈子义还有爹。

    而看到林凡的容貌时,王开山再次受到了重创,这特么的还是人能够拥有的容颜吗?

    简直就跟见鬼似的。

    看看对方。

    又想想自己的情况,这简直就是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

    此时。

    陈子义看到林凡,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其实这般的努力,一直都是想证明自己,他知道爹还有个孩子,就是正道宗的林鸿铭。

    喊着金钥匙出生,不管是身份还是地位,都是他难以匹敌的。

    因此。

    他一直都在努力。

    就是希望比林鸿铭更强,更厉害,更有身份。

    “我回来,你别跟任何人说,此次我是秘密回来,来此就是见你一面,血妖的事情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离开。”林凡说道。

    想他林凡年纪轻轻……不对,整体来说,他也有好几十岁了,也就比自家孩子大个二十来岁而已。

    大部分时间都消耗在修炼中。

    其实,社会阅历很浅薄的,心态还是少年心,就是面对晚辈,竟然还得装老成点。

    林凡拍着陈子义的肩膀,“等我离开的时候,我会来找你。”

    “好。”陈子义点头道。

    林凡挥手,将血妖收到阴阳神塔中,准备离开的时候,回头道:“你娘这些年,有没有骂我?”

    他说的就是八小姐。

    毕竟八小姐的为人,还是比较霸道的。

    “有……”

    “哦,也是,对了,我见到了你的孩子,我这孙儿叫什么名字?”

    “林真。”

    “林真?这名字有含义吗?”

    “没有。”陈子义摇着头,他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不知为何,面对林凡的时候,他所有的话都憋在心里。

    “我会去找你的。”

    就在林凡离开的时候。

    王开山反应过来。

    “亲家,等等啊……”

    他呐喊着,竟然见到了从未见过的亲家,这让他心中充满好奇心,而且看亲家手段,宛如神仙人物啊。

    只是……

    亲家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子义看着林凡消失的地方,久久没有回神,对他而言,跟自己的父亲或者说是师尊,其实始终有着一种距离感。

    这种距离感很真实的存在他心中。

    许久后。

    妖堂,武堂的高手来了。

    魏忠亲自到来。

    来到现场,看到周围的情况,明显是发生过战斗,看到陈子义站在那里,他匆匆而来,可不能有事,否则等林兄回来,他是真的不好交代。

    “子义,你没事吧?”魏忠迫切的问着。

    “魏公……”王开山打着招呼。

    魏忠看都没看对方一眼,始终看着陈子义,随后道:“血妖呢?”

    就在陈子义准备开口的时候。

    王开山道:“血妖被子义的爹给收走了。”

    哗然!

    震惊!

    魏忠瞬间拉着王开山的手,“你说什么?子义的爹?他回来了……”

    “嘶……”王开山倒吸一口寒气,手腕被魏忠抓的很疼,缩回手的时候,手腕处都浮现几个血印了。

    “子义,他说的是真的?”魏忠问道。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林凡了。

    真的很想念。

    “嗯,我爹回来了。”陈子义点头道。

    “哈哈……”魏忠大笑着,“回来好啊,血妖祸害该结束了,只是他去哪了?”

    “他去解决血妖事情去了,他说是秘密回来的,不要告诉任何人。”陈子义说道。

    魏忠笑道:“你啊,还是容易相信人,你爹的话,那是骗鬼的,不行,我得去找他,我知道他会去哪……”

    陈子义眨着眼。

    这……

相关阅读More+

万道剑尊

打死都要钱

文明之万界领主

飞翔de懒猫

最强升级系统

大海好多水

无限先知

吴杰超

武神归来

暗魔师

全属性武道

莫入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