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肮脏的教会,亵渎了他们的神明……”

      老福特的话语振聋发聩,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心神一颤。

      在这一霎,

      教堂之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唱诗班的孩童们早已停止了吟唱,唯有老福特的话语,一次次回荡在所有人的耳畔。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亲身经历过战乱的伤痛,都曾亲身体会过奥丁帝国所带给这片土地的阴云。

      一直以来,他们都对于那些生活在帝国北方的奥丁蛮族,有着一种咬牙切齿的愤恨。

      所以,

      在此时此刻,

      当老福特告诉他们,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其实并不仅仅只有奥丁帝国,还有他们一直以来所信奉的光明教会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不由得为之一滞。

      民众们瞪大的双眼之中,透露着震惊,慌乱,无措……

      他们不敢相信,一直以来被所有光明之神的信徒视作唯一正统的光明教会,竟然会在暗地里进进行这样的勾当。

      老福特对于民众们的神情熟视无睹,继续说道:

      “为了达成了这一笔罪恶而又肮脏的交易,光明教会为奥丁人提供了通过魔兽之森的方法,将数以万计的诺曼民众的性命视若无物!”

      “也正是由于光明教会这种引狼入室的行为,才导致了奥丁人在诺曼帝国的疆土上进行的这一次又一次惨无人道的屠戮与劫掠!诸位,这一切本该是可以避免的!”

      布鲁诺当然知道,单薄的话语远没有现实的证据具有说服力,所以……当老福特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那几封由奥丁帝国转交到伊达尔人手中的信函,已经被教堂之中的神父小心翼翼地捧在了手心里。

      在伊达尔中央情报局的特工的保护之下,手捧信函的神父缓步穿行于在场的信徒之间,将信函上独属于光明教会的印章,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其实,

      对于在场的大多数信徒来说,

      信函里写的究竟是什么,他们是看不大懂的,因为他们才刚刚开始学习拼写;

      而光明教会独有的印章长成什么样子,他们也是不知道的,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见过。

      不过,

      虽然他们看不懂信函上书写的文字,但这毕竟是老福特理直气壮地让人拿出来的证据!

      再配上老福特铿锵有力的话语以及枢机主教麦克的认证,在场的众人都已经毫无例外地相信了这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实。

      人群之中,

      维尔·罗奇的目光正死死地盯着逐渐向自己走来的神父。

      如果说,麦克对于教会腐败的指控,尚在他的预料之内,那么当老福特指责光明教会与奥丁帝国相互勾结的时候,他差一点儿就要冲上去和老福特拼命了。

      在不知不觉中,事态的发展已然远远超出了维尔·罗奇所能够想象的极限。

      这已经不再是对于光明教会的简单污蔑了,这简直就是在动摇光明教会的根基!

      只是……

      万一这是真的呢?

      不知怎么,维尔·罗奇的脑海之中突然冒出了这个让他感到窒息的想法。

      相较于伊达尔公国的普通民众的震惊,在听到老福特声称“光明教会与奥丁帝国相互勾结”的时候,维尔·罗奇的心中宛若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毕竟是一名隶属于光明教会的圣教军军团长啊!

      作为光明教会的坚定支持者,伊达尔人的说辞,让他一时间有些茫然,甚至感到了一丝恐惧。

      如果这是真的,那他又该如何自处……

      一边想着,手持信函的神父已然在悄无声息之中来到了维尔·罗奇的身前。

      见状,

      维尔·罗奇连忙瞪大了眼睛,以一目十行的速度飞快地扫过这封信函。

      他的内心深处极为迫切的想要弄清楚,眼前的这封信到底是真是假,老福特的那一番说辞究竟有没有一丁点儿的凭据。

      然后……

      维尔·罗奇的目光在信函右下角的印章上凝固住了。

      因为他对于那枚印章无比熟悉,那是红衣大主教卡缪·布兰卡德的私人印章。

      在所有光明教会签发的文书上,都有着这枚印章的痕迹。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印章是没有办法进行造假的。

      出于对防伪的考量,每当一枚完整的印章被制作完成之后,匠人们会故意磕掉印章的一角,从而在印章上形成一道不规则的裂痕。

      而这种完全随机形成的裂痕,几乎可以说是完美地避免了任何造假的可能!

      在仔细地端详完信函上的印迹之后,维尔·罗奇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身前的神父依旧没有离开。

      要知道,在对待之前的那些民众的时候,这位手持信函的神父并不会进行太长时间的停留。

      不过,

      虽然他也不知道这名神父为何会一反常态,让自己能够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查验,但是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心思去思索其他的问题。

      在确定了这封书信的真实性后,他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信函的内容上,以最快的速度,争取在神父走向别处之前看完信函上所记载的内容。

      终于,

      当他的目光扫过最后一个单词,神父也恰好移动了自己的脚步,朝着微维尔·罗奇露出了一丝灿烂的微笑。

      不过,神父的微笑被维尔·罗奇下意识地忽略了,因为在此时此刻,这位圣教军军团长并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

      在验证的这封书信的真实性后,他整个人都处在即将崩溃的边缘!

      他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他毕生所追寻的信仰,仿佛都在这一刻被伊达尔人给无情地击碎!

      就是这样一封简单的书信,让维尔·罗奇第一次对于自己信奉了足足十几年的光明教会,产生了浓浓的质疑。

      为什么!

      为什么一直以来被自己视为最纯洁、最虔诚的教会,却和奥丁帝国的异教徒们搅和在了一起?!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神父依旧缓缓的在人群之中行进。

      将他手中持有的那封犹如禁忌一般的信函,呈现在了每一名伊达尔人的眼前。

      随着越来越的信徒眼中显露出一种极为复杂的神情,

      光明教会在伊达尔公国的信仰根基,

      彻底崩塌了……

      “光明教会是腐朽与陈旧的,但是我们的信仰却是虔诚而又真挚的!”

      随着麦克的声音再度回荡在了教堂之中,维尔·罗奇心中的煎熬终于缓解了几分。

      在场的众人都抬起头,静静地聆听着。

      “然而……光明教会的腐朽,又与我们的信仰有什么关系?”

      “诸位不要忘记,我们所信仰的……是光明之神啊!”

      闻言,信徒的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下光亮。

      “最初的教会也不过只是由一群对于光明之神有着虔诚信仰的信徒,按照他们对于教义的理解,创立的一个平平无奇的宗教组织,而他们……根本无法代表光明之神!”

      “繁琐的宗教仪式与看似尊贵无比的‘圣礼’,不过是教会用来骗取金钱的手段,在这里,我主张建立一个没有教阶,没有繁琐仪式的‘廉洁教会’!”

      “凭借着虔诚信仰,凭借着对于家人、朋友甚至是对待陌生人的善举与奉献,我们的灵魂便应该得到救赎!”

      而在与此同时,一道虔诚的声音从人群之中悠悠传来:

      “破而后立,因信称义!”

      是啊!

      在场的众人仿佛在此刻被点醒。

      自己信仰的是光明之神,不是光明教会!

      而光明之神,是这世间一切美好品德的化身!

      既然光明教会已然腐朽,陈旧的教条也已经无法诠释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现实,

      那么……

      凭借麦克主教对于教义的全新解读,伊达尔公国的土地上,又何尝不能诞生一个全新的廉洁的教会?!

      在这一霎,信徒们的心中仿佛再度燃起了希望的火焰,而他们看向麦克的目光,也逐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麦克,已经成为了信徒们心目中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看着信徒们投向自己的目光,麦克也显得有些心潮澎湃,因为已经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一个全新的教派的领袖,为自己的公爵大人提供更多的助力!

      “诸位虔诚的信徒,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并非是摧毁旧有的信仰,而是要拨乱反正,让民众们从愚昧而腐朽的光明教会手中,得到解脱!”

      “在这个即将成立的新教会之中,什一税的收取将会变得规范,这些从民众手中收取的税款,将永远不会成为神职人员口袋中的钱财,而是会成为建设伊达尔公国医疗、教育和社会服务的专项拨款。”

      “从此以后,对于光明之神的信仰不必再拘泥于形式,祈祷不再是只能在教堂之中才能够进行的活动,只要我们自发的信仰光明之神,那么我们就能够得到神明的照拂!”

      “这个即将在伊达尔公国诞生的新的教派,将会是包容的、开放的,我们捍卫自身的信仰,但也尊重不同的信仰。”

      麦克顿了顿,然后平静地说道:

      “就像如今正坐在我左手边第十三排的维尔·罗奇阁下以及他身边的那几名圣教军士兵。”

      “虽然他是圣教军的军团长,并且依旧在为那个腐朽的落后的教会服务,但是我们伊达尔人仍旧会尊重他的选择,只要他不做出危害伊达尔公国的行为,那么就可以自由的出入这神圣的教堂,也不应该被我们视为异端。”

      闻言,维尔·罗奇的瞳孔猛然一缩。

      而四周的信徒们,也统统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维尔·罗奇的方向。

      嚯!

      行走的银先令!

      只可惜……

      已经被人提前发现了。

      任凭维尔·罗奇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与其余几名圣教军士兵的行踪,早已处在伊达尔人的监视之下。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那名神父竟然在自己的面前停留了那么长的时间。

      自己可是隶属于光明教会的圣教军,是直接听命于教皇冕下以及红衣大主教卡缪·布兰卡德的士兵!

      既然自己都没有对那份书信提出任何的异议,那么麦克的呼告以及老福特对于光明之神的指控,也就一下子变得无可辩驳了。

      想必……

      如果自己在刚才做出什么过激举动的话,他恐怕会立刻被伊达尔公共安全局的便衣警探们给控制起来吧……

      想到这儿,维尔·罗奇不由得将自己复杂的目光,投向了站在不远处的麦克主教。

      只见麦克微微颔首,无视了维尔·罗奇的凝视,郑重其事地在自己的胸前画上了一道十字:

      “愿光明之神保佑诸位!”

      然而,

      麦克的问候却并未得到信徒们的回应:

      “麦克主教,请您来领导我们!”

      这一听就是伊达尔中央情报局麾下的气氛组。

      但是,当看到圣教军的军团长都已经默认了麦克的话语,在场的信徒们皆不疑有他,纷纷恳求道:“麦克主教……”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民众发出了恳切地呼喊,麦克终于挥了挥手,谦逊地说道:

      “虽然我自身对于教义的理解也还不够透彻,但是……为了不让腐朽的教会继续辜负诸位的厚爱,我愿意承担起这个责任。”

      “只不过……以前的光明教会也曾无比虔诚,可最终却在财富与权利的腐蚀之下堕落成了如今的模样,他们与奥丁帝国相互勾结,造成了如今这种动荡不安的局面。”

      “所以,我等又该如何避免重蹈光明教会的覆辙?如果不能避免这一点,那么像今天这样的灾难,终将会再度上演!”

      闻言,

      在场的众人一时间有些语塞。

      “布鲁诺大人!”

      就在这时,一名信徒从人群之中站了出来:

      “仅仅只是由神职人员组建的教会,迟早会滋生腐败并逐渐堕落,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让布鲁诺大人成为新教的守护者,监督教会的运转呢?”

      布鲁诺大人……

      当这个名字出现在众人的脑海之中的时候,信徒们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名坐在第一排的年轻面孔。

      正是那位年轻的公爵大人,缔造了伊达尔公国如今的景象!重新谱写了整个帝国东部的未来!

      是啊!

      布鲁诺大人必然可以承担得起这样的重任!

      如果在此之前,诺曼皇室能够监管光明教会的运转的话,皇室怎么可能会眼巴巴地看着光明教会与奥丁帝国相互勾结,践踏帝国的土地、劫掠帝国的财富?

      在他们看来,正是因为世俗权力与神权的割裂,才造成了诺曼帝国如今的局面!

      所以,

      当在场的民众们逐渐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将自己对于未来的希望,再度寄托在了那位公爵大人的身上。

      “公爵大人……”

      带着沸腾的民意,麦克言辞恳切地说道:

      “请您成为新教的信仰守护者,庇佑新教的未来,捍卫光明之神的荣光!”

      闻言,布鲁诺义正言辞地拒道:“这怎么可以!虽然我是帝国东部的广袤土地上,唯一的一名圣·乔治勋章的拥有者,但我毕竟不是一名神职人员,这样做是不合规矩的!”

      对啊,公爵大人还是圣·乔治勋章地拥有者,成为新教的信仰守护者,恐怕是再合适不过了!

      “那难道您就能够看着未来的新教重蹈覆辙,步入光明教会的后尘?”麦克动情地劝慰道。

      “但这终究……”布鲁诺面露难色。

      “公爵大人!这毕竟是为了所有生活在伊达尔公国地民众啊!”

      “公爵大人,您一定可以的……”

      “您是我们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啊……公爵大人……”

相关阅读More+

直死无限

如倾如诉

踏星

随散飘风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刀碎星河

猪小小

征战乐园

黑心的大白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