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诚说的这个故事,可不是他胡诌,是有真实案例的。

    只不过此时那人还是知名公知,国内的经济学大拿,知名大学的教授。

    他笑着说道:“具体我就不展开说了,反正这个事,最后静安丢了工作,她丢了爱情。”

    “她丢了房子,她丢了钱,她家里人跟着一起丢人,能丢的,基本上都丢了。”

    还被全国百姓们当成笑话看。

    王偲如吐了吐舌头,有些怅然,柳诚这是在提醒她,人心险恶。

    柳诚眯着眼看着王偲如,笑着说道:“你的母亲,一定是一个十分坚强的人。”

    王偲如用力的点了点头。

    柳诚抿了杯酒,继续说道:“如果不够坚强,当初就不会带着你一起离开了,而且这么多年了,把你养得很好。”

    “所以,你这个故事的核心,学美术很贵,理由根本不合适。”

    他这辈子,听到过太多太多的故事。

    这些女人,多数都是编一个身世悲苦的故事背景,骗取眼泪的同时,也为自己不得已流落红尘,寻找一个理由。

    但是就柳诚了解,这风尘女子,又有几个真正的身世苦楚和悲凉?

    他宿舍的贾军,就是个穷苦的孩子,但是他很自信,也很骄傲,而且很有才华。

    也是他们宿舍最快攻破女人本垒的家伙。

    他有些犹豫,他不善于站在成年人的立场上,教训这个年纪的年轻人。

    生活都是自己活出来的,不是谁说出来的。

    他摸着酒杯说道:“你不买太贵的手机,不买太贵的包,不买太贵的口红和化妆品,不买太贵的鞋,不和同学们攀比。”

    “你完全可以安稳的读完大学。”

    消费主义蒙蔽人的双眼,攀比心理让人面目可憎。

    王偲如扬起了头,看着柳诚气呼呼的说道:“你真的是成熟!太油腻了!”

    柳诚会心一笑,就知道会这样。

    “我知道这样不对。”王偲如目光炯炯的看着柳诚:“可是我想要啊。”

    “我这个年龄,用我的青春换点钱,享受生活不对吗?我长得这么漂亮,不用活的那么累,有错吗?”

    柳诚选择闭嘴,他懒得说教,刚才算是喝多了。

    王偲如伸着舌头不断的舔着酒杯,她似乎是喝多了,轻声说道:“我知道你是怕我堕落,得到如此廉价的关心,可真是我的荣幸啊。”

    “可是这个纸醉迷金的社会,就是这个样子。有钱就有一切。”

    “就比如你,你很帅,很有钱,就可以拥有很多女孩子的青春。”

    “但是有些人,拼了命的努力,才能拥有一个,你们拥有的女孩子。”

    柳诚却是摇了摇头,示意服务员结账。

    他拥有了陈婉若的青春,是因为陈婉若拽着青春的尾巴不松手。

    他拥有了李曼的青春,是因为李曼的爱情,炙热到不顾一切。

    他并不想拥有王偲如的青春,是因为王偲如是那种牛皮糖,沾上了很难甩的掉。

    正如当初他拒绝许晴晴,那个诗一样的女孩一样。

    许晴晴是个典型的恋爱脑,她那不是爱,那是强烈的占有欲和求之不得,越想得到的心病。

    王偲如一把抓住了柳诚的手,目光炯炯的树东道:“我知道你在担忧什么。”

    “我要的不多,我可以保证。”

    “第一,我绝对不干涉你的生活,我不会四处宣扬你包养了我,我不会让曼曼姐知道。”

    “第二,我绝对不会主动联系你,直到你联系我,无论我多想,我不会让你难堪。”

    “第三,我绝对不会拽着你不撒手,当你玩厌了,就把我甩掉,我干脆利索的滚。”

    “第四,在关系持续期间,我绝对不会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有任何不轨的行为,也不会给你扣帽子。”

    柳诚结了账,发现王偲如今天这一出,绝对是有备而来,偷袭自己这个老渣男。

    她提出的条件十分的丰厚。

    他似乎是误会了这个女孩子。

    王偲如今天在闺蜜背叛之后,彻底放下了脸皮,说话越来越露骨。

    她愤怒的说道:“这狗艹的社会,四处都是诱惑,哪里都是陷阱,没有钱根本寸步难行,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自己扛不住那些诱惑,与其让我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了我喜欢的人!”

    “你给我钱,我给你青春!”

    在生活过得不如意的时候,抱怨这个社会不公吗?

    柳诚忽然觉得有些熟悉,他也曾经如此的抱怨过。

    “走吧。”他站起来身来,酒喝完了,故事自然也听完了。

    王偲如有些惊恐的看着柳诚有些绝情的样子,有些哀求的说道:“你就不能听听我的条件吗?”

    “你说。”柳诚漫不经心的站在酒吧门前,打了辆出租车。

    王偲如伸出了两个手指头:“一个月两万块,你给我租个房子。我不想在宿舍住了,我不想同学们对我指指点点。”

    “两万加一个窝儿,就这么多。”

    “我知道你一个客户,部署一台服务器就赚两万块。”

    柳诚点了点头,将王偲如塞到了后座,无奈的说道:“调查的蛮清楚的嘛。”

    “不能喝酒,下次不要喝这么多,胡言乱语的算什么样儿。”

    他活动了下身子,坐到了副驾驶说道:“紫荆华庭六号楼。”

    王偲如这个样是没法回宿舍了,她和李曼住一个楼,这要是这么送回去。

    宿管阿姨现在拿眼神剜她,以后就会拿刀砍他了。

    柳诚回到了科威信息,将王偲如扔到了柳依诺的床上,洗了个澡,昏昏沉沉睡去。

    秋风飒飒,天高气爽。

    柳诚的生物钟准时的叫醒了他,五点,跑步的时刻。

    王偲如还睡的迷迷糊糊,他犹豫了下,还是给王偲如带了份早餐。

    “你还记得你昨天说了什么吗?”柳诚热好了三明治,查看着服务器的运行状态。

    王偲如小心的喝着牛奶,柳诚问话,她似乎是吓了一跳,猛地打了个激灵。

    她咬着三明治,怯怯的说道:“什么?我昨天说了什么?”

    “我就记得,昨天吓的半死,然后我们去喝酒,我就忘了发生了什么。”

    “谢谢你昨天收留我。”

    矢口否认加转移话题,这都是柳诚用烂的招数。

    显然王偲如对昨天说了什么,记得一清二楚。

    喝断片的时候,是无法逻辑完整的讲话,柳诚的酗酒经验还是很丰富的。

    “我其实可以答应你的条件。”柳诚甩了一句话出来。

    一个月两万块,对现在的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王偲如作为清泽美院的学生,这个颜值和那一大堆的条条框框,完全可以得到这份报酬。

    如果她做得到的话。

    王偲如猛地抬起了头,嘴里叼着块面包,瞪着大眼睛问道:“啊?”

    “我还以为你…”

    “不是,我……”

    柳诚处理好了数据库的维护,查阅了甘特图的进度表,又微调了一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打字。

    柳诚嘬了口牛奶,疑惑问道:“你什么?”

    王偲如戳着桌子,声音如同蚊子一样,低声说道:“我不能接受多人,只能你一个人来。”

    “她们都说,有些男的有些奇奇怪怪的癖好。”

    柳诚敲击键盘的声音为之一顿,他瞪着眼睛,愣愣的转过头,看着王偲如。

    他惊骇的问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吗?”

    王偲如连连摆手说道:“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提前跟你讲清楚,怕你到时候不高兴。”

    柳诚眨了眨眼,忽然开口问道:“加钱,也不行吗?”

    王偲如吞了吞喉头,她知道柳诚很有钱,但是她缩了一下说道:“要不,算了吧。我…怕你加钱,我就答应了。”

    还真是诚实。

    柳诚喜欢这种交易。

    不是,他喜欢的是这种提前说好条件,不会引起不必要误会的交易。

    “你自己找房子,你不要给我发短信、打电话,除非我找你。”柳诚点头,示意她可以走了。

    王偲如怯生生的问道:“那我找好房子,怎么找你啊。”

    “晚上十点以后,我这里亮着灯,你就上来,单元锁的密码是170324。”柳诚头也没转的说道。

相关阅读More+

官气

鸿蒙树

我的1982

大国雄起

掌权者

一三五七九

官道无疆

瑞根

都市最强特种兵

尼姑庵的和尚

我有三千大世界

李别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