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不到一个时辰之后,安词如就把事情差不多都招了,毕竟余九龄在审问上也有他独到的一套。

    “客栈里就是圣刀门的人,圣刀门传人一共来了四个,其中实力最强的应该就是那个四爷,名为南兰。”

    余九龄道:“安词如说,圣刀门的人武功都很强,四个圣刀门传人联手的话,没有人可以击败。”

    李叱听到这句话都笑了:“他们太自负了。”

    余九龄道:“我觉得也是。”

    李叱道:“我觉得九妹一个人就能干掉三个,我们剩下的合力干掉一个。”

    余九龄:“突然之间,我心中的反贼之念,日益严重。”

    李叱道:“那是不是我们现在就直接清理门户?”

    根据南兰供述出来的情报,圣刀门的人对甘道德并不是十分信任。

    尤其是南兰,一直坚持血统纯正论,在他心中,凡是大周皇族血统不够纯正的人,都不足以被完全信任。

    “我和澹台两个人进去。”

    李叱道:“廷尉军的人在外围负责接应,老张真人和小张真人两位在客栈外接应。”

    余九龄立刻问道:“那我呢?”

    李叱道:“你带人到甘道德的王府门外等着,一旦王府的人有所动静,想办法拖住他们,不要冒险,能拖一会儿就拖一会儿。”

    余九龄叹道:“当家的你让我做的,确实是我做的最不擅长的事。”

    李叱:“何解?”

    余九龄道:“当家的说让我尽量拖一会儿,能拖多久是多久,可我向来是一个脱的很快的男子,风一样的男子。”

    澹台压境道:“我听九妹说过,上次他去青楼,脱衣服的时候人家惊呆了,喊了一声好快啊,然后就看到九妹已经在穿衣服了。”

    余九龄:“......”

    李叱笑着对余九龄说道:“我求求你快点成为一个合格的反贼吧,你要是再不反,我都快反了,你不做反贼我们不好动手,那就只好我们做反贼,那样就能对你动手了。”

    半个时辰后,子时已过。

    正是夜晚最静的时候,连风吹草动的声音都显得那么清楚。

    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人,缓步走到客栈后门,暗中的高手全都戒备起来,随时准备出手将其击杀。

    可是那黑袍人却抬起手在门上轻轻敲了敲,敲门的节奏,正是圣刀门的联络暗号。

    于是暗中本要出手的人全都停了下来,只是都有些紧张的看着那黑袍男子。

    客栈里的人掌柜和伙计,早就已经被杀了,尸体都埋在后院地下。

    如今客栈里的人全都是圣刀门的人,有人过来把后门打开,问了一句:“是谁?”

    黑袍男人抬起头,在那一刻,开门的人看到了夜叉。

    连帽的黑袍很宽大,遮挡住了整个人的身形,而他低着头的时候脸都看不见。

    所以在抬起头那一刻,夜叉的脸出现在那人面前,又是在这寂静的夜里,如何能不吓人?

    “有人帮你们叫了上门索命服务。”

    李叱轻轻笑了笑,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开门的人脖子上就多了一条红线。

    暗中的人全都惊了,立刻出手。

    先是有无数道暗器朝着李叱打了过去,可是李叱震开黑袍,人已经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飞了出去。

    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后门响起,暗器在门墙上打出来一串一串的火星。

    李叱一动,暗中的人全都跟着动了,朝着李叱扑了过去。

    而就在他们围攻李叱的时候,另一个身穿黑袍的男人从墙外掠了进去。

    澹台压境一抬手,手腕上的飞索随即甩了出去,钉在三楼的窗户上,他拉着飞索,走上了三楼。黑暗中看不清楚他事先甩出飞索,只看到一个黑袍怪,顺着墙就走上去了。

    这一幕,看到的人估计很长时间都忘不掉。

    李叱一出手就杀人,是因为安词如已经招供出来,客栈中的人都已被杀。

    对于这样的人,李叱没必要留什么客气。

    黑暗中,李叱像是会飞一样在后院里辗转腾挪,圣刀门的人跟不上他的动作。

    “大胆。”

    黑暗中,有人在二楼窗口喊了一声,声音才落,人已经从高处飞掠下来。

    距离李叱还有一段距离,刀光已经炸开。

    黑暗中像是亮起来一道闪电,顷刻之间就到了李叱的脖子前边。

    这一刀之快,连李叱都有些吃惊。

    但是已经有过与这样打法交手经验的李叱,又怎么会让自己再吃一次亏。

    他横向闪开的同时,左手抬起来,一条飞索飞出去,绕住了那连接着长刀的锁链。

    这出手的人,第一招和在王府里对李叱出手的那黑衣人的第一招一模一样。

    长刀飞出来,由锁链牵引,速度奇快。

    李叱的飞索绕在锁链上一拉,那长刀就失去控制颓然落地。

    这一下,出刀的人显然吓了一跳。

    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对方直接就破了他的锁链刀。

    显然这个黑袍怪对圣刀门的功法有一定了解,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准备如此充分,应对又是如此的直接?

    李叱跨前一步,右手刀一挑将锁链斩断,那个圣刀门的人想把刀收回去是不可能了。

    “你是谁!”

    出手的人立刻喊了一声。

    李叱也立刻回了一句:“家父。”

    那人楞了一下:“家父?”

    李叱:“乖儿子。”

    那人暴怒,向前疾冲,想把掉在地上的长刀夺回来,李叱又怎么可能给他机会。

    李叱眼神凛然,那眼神里的含义简单且霸气......同样的招式,永远不会在我这有第二次机会。

    李叱向前一步,长刀横扫直奔那人的咽喉,那人双脚发力,立刻向后飘了出去。

    可是他却眼睁睁的看着李叱的长刀飞了出来,刀上连着一根锁链......

    在那一瞬间,他的瞳孔剧烈收缩。

    可是已经无法避开,长刀迅速飞到他身前,将他的胸口刺穿,在这一刻,他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有一种彻骨的寒意。

    刀从他背后又刺穿出去,然后锁链哗啦一响,刀被李叱抽出来,那人被带的往前扑倒。

    另外一个窗口,看到这一幕的另外一个圣刀门的人,眼睛骤然睁大。

    “我们的人?!”

    他身形一展,从二楼直接掠下,人在半空之中,长刀甩出来直奔李叱面门。

    李叱似乎是轻叹了一声。

    这一声叹息中,是对出手之人的不屑,是对第三次了还敢有人这样对他出手的轻蔑。

    他后撤半步,双手握刀。

    刀落,匹练如虹。

    当的一声,飞来的长刀被李叱斩落,那把刀又噗的一声戳进大地之中。

    李叱一伸手把刀柄上连着的锁链抓住,往自己这边一拉。

    这次出手的人被李叱猛的拉拽过来,眼看着就要到李叱身前的时候,他的两条袖口里分别亮了一下。

    李叱的眉角一扬。

    下一息,双刀斩落。

    这人的宽袍大袖之中,竟然还藏着两把刀。

    此人的武艺极为强悍,双刀翻飞犹如龙卷风一扬,刀势连绵,隐隐约约的甚至感觉到好像有无数的细线,在身上不停的切过。    三楼。

    南兰站在窗口看着下边的激战,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如果他还看不出来这次的刺客就是圣刀门的人,那他这么多年来苦练也就白费了。

    后院里的刺客所用锁链刀的功法,和他们平日里练的一模一样。

    “你们是谁?”

    就在这时候,南兰问了一句。

    他没有回头,甚至连动都没有动。

    后窗,澹台压境进来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心说穿着这样的宽袍真的是太麻烦了。

    他抬起两只手对着南兰的后背,语气平静的回答:“你们以为别人都是提线木偶?”

    说完这句话之后,双手往前一伸。

    两条大袖之中露出来的可不是刀,而是两把连弩。

    南兰在这一刻直接掠了出去,在半空之中回身抽刀,无数弩箭朝着他打过来,而他在半空中,长刀出鞘竟有龙吟之声。

    刀锋扫过,弩箭飞落。

    在他身前,火星四溅。

    “甘道德这条疯狗。”

    南兰一刀将弩箭扫落,人已经飘落在后院。

    他一回头,正好看到另外一个黑袍怪忽然消失了。

    李叱脚下一点,脚底踩起来一股土浪,人瞬间消失,下一息已经到了与他对战的圣刀传人身后,双手握刀力劈而下。

    那人的反应极快,迅速转身,双刀向上抬起来夹住,当的一声......

    圣刀传人的膝盖撑不住这般力度,直接跪了下去,两个膝盖又重重的磕在地上。

    南兰一声暴喝,朝着自己同伴冲了过去想要救援。

    李叱的刀往下斩落直奔跪地那人的脖子,而南兰的刀也已经飞了出来。

    在这一刻,李叱忽然间双脚离地,身子凌空翻了一圈,原本斩落的刀往身后甩飞出去,直奔南兰。

    两把锁链刀在半空中擦着过去,刀身与刀身摩擦的时候,把两把刀都摩擦出金光。

    南兰脸色一变,立刻向后仰身,李叱的刀在他身体上方飞了过去。

    而南兰的刀,噗的一声击穿了他同门的胸口,那跪在地上的人被这一刀贯胸而过。

    李叱已经翻到那人身后,一把将击穿身体的长刀抓住,然后一脚踹在那人的后背上。

    那人保持跪着的姿势飞了出去,锁链还在他身体里,他就像是身上有个滑轮,是挂在锁链上滑过去的。

    人飞过,锁链变成了红色。

    可就在这时候,更多的人被惊醒冲了出来,南兰带来的人很多,冲过来把暗器朝着李叱身上打。

    李叱一转身把长袍脱了,长袍在他手里旋转起来,暗器噗噗啪啪的打在长袍上,被飞转的长袍卸掉力度。

    而澹台压境还站在三楼窗口,拿着两把连弩不停的点射,像是个疯狂的输出机器。

    院子里的人被他接连点翻,中箭者倒地哀嚎。

    就在这一刻,忽然间澹台压境觉得有些不对劲,猛的回身,两把连弩急速点射。

    一道黑影已经出现在澹台身后不到一丈的距离,无数弩箭朝着这人飞过去,瞬息而至。

    这人向前迈步,一步就到了澹台压境身前。

    在迈步之中,右手抬起来,食指中指并拢,快如闪电的来回拨挡,飞向他的弩箭,居然被这两根手指全都拨开!

    澹台压境一惊。

    黑衣人一掌印在澹台压境的胸口,澹台压境被一道狂澜般的巨力直接冲击飞下三楼。

    李叱的眼睛骤然睁大,迅速掠过去将澹台压境接住,没有丝毫停留,转身掠出后院。

    那人走到三楼窗口站在那,后院所有圣刀门的弟子整齐俯身一拜。

    “小师叔!”

相关阅读More+

大清隐龙

心净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至尊特工

8难

铁骨

天子

逆水行周

米糕羊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