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信息办很忙,电话不断。

    自从关于征集市民一卡通卡面图样设计的通知在普安日报、普安晚报、电台、电视台几大媒体上公布后群众反响很大,打电话询问进展情况的人特别多,询问建设市民一卡通的目的和意义的人也很多,大家都不理解一卡通究竟是何物,对市民能带来多大好处那才是关键。

    朱宁就打电话问陈大龙群众的这些提问怎么回答,一卡通什么时候能完成,这都是群众关心的。

    陈大龙想到姜心成的话,就回答说:“市民一卡通进展很顺利,如果不出问题估计11月底市民就可以放心使用,至于目的和意义请胡兵给媒体和群众答复,他是专家。”

    朱宁对陈大龙的指示很不满意,胡兵是什么,让他接受记者采访把自己唯一的处长放在哪里?难道自己就不如一个胡兵,虽说自己不是专业,但是自己对信息办的事了解的比任何人要多、要透彻,随口也能说出个一二三,就是没有陈大龙自己带人也能完成这个一卡通项目。

    朱宁这么想的时候自己吓了一跳,过后想一想也很平常,公交公司很愿意接受,几家银行也愿意合作,就是劳动局不同意,向市领导汇报请求解决只要领导出面不同意也就同意,朱宁实在不能理解一卡通项目有什么难的。

    姜心成当时就是一个稻米基地项目提拔到了副处级,而自己为何不能以这个全市关注的一卡通项目坐上副处级。

    有了这个想法朱宁没有听从陈大龙的要求直接走进了局长室,陈大龙不在家吩咐可以不执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君在外之命将也可以不执行。再说他和局长闹了矛盾,跑哪儿去谁也不知道,说不定和姜心成一样调出本单位。

    听从局长的意见,落实局长的指示才是关键。

    到了局长办公室门前,朱宁轻轻地敲了两下门,听到里面传出“进来”的声音后才推门进去。

    局长正在低头修改文件,知道有人进来,看到滑腻的白花花的腿走向自己,抬头看是朱宁就疑惑地问:“什么事?”

    朱宁就把市民打电话询问一卡通项目进展和建设的目的意义,报社记者想采访项目进程的事说了一遍,说陈大龙不在只好请示局长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

    “你认为怎么办?”局长看着朱宁,很不高兴地问。

    “给市民解释项目的进展,接受记者的采访,对推进项目开展都会带来很大的积极作用,同时,召开现场会,邀请相关领导参加!”

    朱宁知道能否得到局长肯定是一个人成功与否的关键,按资排辈也应该由自己出面接受媒体的采访,那是很露脸的事,再说局长才是衣食父母,如果局长高兴了下属发展的机会就来了,说不定……

    “这些想法很好,向陈大龙局长汇报过吗?”

    朱宁不知局长为何问起陈大龙,很疑惑,就回答说:“陈大龙已经几天没有上班,无法向他汇报,遇到问题就只好直接请示局长。”

    局长和陈大龙有矛盾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这么回答朱宁想局长应该很高兴。

    张贵局长抬起头不满地看了朱宁一眼,严肃地说:“任何时候遇到任何事首先要向分管领导汇报,人不在班可以电话汇报,这件事究竟怎么落实回去给陈大龙汇报吧,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局长心里骂道他妈的都是一些不知道轻重的家伙,如果处长都这么做那些副局长留着干吗?自己拍板决定了,那些副局长又怎么理解?班子间的不团结和这些处长很有关联。

    朱宁听了局长的话很失望,知道目的无法达到。

    看来局长和陈大龙之间的矛盾不是自己想象的,想利用是不可能的,只要按照陈大龙吩咐的去做吧。

    胡兵得到授权后精心准备,面对几个媒体全方位地解释一卡通的全称呼、意义、规划,实名使用范围,领导小组的成立等,并就一卡通项目目前的进展和未来的规划做了展望,说两年以后市民可以一卡走遍普安,市民看了报纸后很受鼓舞。

    局长看了报纸的报道后,感到压力很大,如此报道意味着项目如果出问题自己真的难逃其咎,而作为主要的责任人陈大龙却一直没有出现,他究竟想干什么?

    党组会那天晚上陈大龙和郝部长健身过后,回到家就和黄瑶谈起了班上的事说:“局长想把人员安进信息办事先不和自己通气,想通过党组会直接决定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所以下午自己就坚决反对,一想到这件事就很生气心里堵得很。”

    黄瑶就安慰说:“也许局长工作忙忘了和你沟通,再说为了工作生气也不值得,我和儿子都指望你,要不请人打个招呼调整到别的单位,工作轻松点人际关系简单点,轻松的工作不要想得太多,追求多了人也就累了。”

    陈大龙知道黄瑶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自己也很满意,就说:“我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很复杂,也想简单点,可是别人欺侮到我头上了我是不会容忍的。”

    黄瑶就笑着说:“如果容忍就不是你陈大龙了,当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如狗一样到处寻找证据。再说如果你是逆来顺受的人,也许我们就不会认识,说不定你就娶别的女人做老婆了,所以不是劝你无原则的忍,而是让你把问题简单化,否则气坏身体那就不值了,那是晚上服侍我的本钱,每天都希望你服侍我几次尽力奉献。”

    陈大龙就笑着说:“我他妈有没有尽力奉献,别的女人无法知道,你最有发言权。”

    黄瑶媚眼如丝地说:“你几天不试,我哪知道。”

    陈大龙看着灯光下激情四射的黄瑶,心里就开始荡漾无法控制。

    两个人就上了床,男人就想着把自己那最为雄健的一面展现出来,把手游弋在女人身体上感觉到女人已经情欲泛滥。

    第二天,陈大龙被手机声吵醒。

    周武在电话里说:“大龙,我已经安排人去你家的路上,听万大松介绍说你最近准备和我一起出去,起来了吧?”

    陈大龙这个时候才想起昨晚万大松让自己最近跟着周武出去玩几天,就回答说:“早就起来了正在准备,一个人出去没有意思想带着老婆儿子一起去方便吗,不过到时候你们尽管招商,我们不打扰你。”

    周武说:“你把所有的老婆儿子带着都方便,快点,估计接你的人半个小时就到!”

    昨晚回去和老婆交流了一次,一直睡到天亮忘了和黄瑶说,挂了电话就把这件事和黄瑶说了。

    黄瑶说:“一家人出去我很高兴,带上需要的东西,其余的有钱到哪儿都能买到的东西都别带了。”

    夫妻两个人简单地收拾后,带着儿子跟随周武的队伍到南方游玩去了。

    陈大龙在云南游玩了南诏风情岛,该岛是洱海三岛之一,四面坏水,东靠著名佛教圣地鸡足山,北接石宝山,南连大理,西对苍山洱海,因占据着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故有“大理风光在苍洱,苍洱风光在双廊”之美誉。

    后来又游玩了西双版纳原始森林公园,观赏到了数百只孔雀齐飞的壮观场景,在娜允古镇观看了孟连宣抚司署等。

    陈大龙一家人玩到周武的招商队伍招商活动结束才随着队伍乘机回来,刚下飞机就接到周斌的电话说:“大龙,最近跑哪儿去了,电话也不接,还以为嫖娼进去了呢。”

    周斌是秦华的老公,依着父亲的关系现任团市委书记,矮矮胖胖不足170公分,体重肯定超过200斤,而那个瘦瘦的秦华不知道晚上怎么能承受周斌身体的上下压迫运动。也许是秦华不给周斌经常压迫运动,所以这个小子经常在外面打野食。

    他和陈大龙熟悉是因为陈大龙刚工作那会儿在科协和周斌一个单位是同事,但是市委常委子弟的优越感使周斌那个时候根本看不上陈大龙,吃饭喝酒根本不会把陈大龙带上。

    周斌经常对别人说的一句话就是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在一起玩,你玩得起吗?那个时候两个人关系很一般,周斌和别人的关系也很一般。

    一次班上同事结婚周斌和陈大龙坐到了一个桌上,喝了点酒说话就不注意场合,周斌对陈大龙说了同样的话,当时年轻气盛的陈大龙就骂:“你他妈有什么,不足三尺高要人没有人要能力没有能力,要不是你老子,你他妈吃大便都没有资格,什么玩不过你,想怎么玩?”

    周斌在学校体育练的是铅球力气大,加上父亲的关系说话一贯就很牛逼,就霸道地说:“穷小子,不管玩什么你都玩不过我,再不服气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当时一般人也就算了,毕竟周斌父亲那时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闹大了对自己的发展不利。陈大龙那天很认真也不怕。

    后来两个人就到宾馆外面扭了起来,几分钟之内周斌就被陈大龙三次摔倒在地。后来听人说陈大龙也是体育专业,硕士读的才是管理学。

    有此教训周斌就老实多了,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陈大龙的对手,在陈大龙面前再也不敢牛逼,后来喝酒脾气很投机反而成为朋友。

    再后来陈大龙追求秦华没有成功,秦华反而被周斌追到压在身上生了个女儿,因此两个人来往又相对就少了一点,但是彼此知道其实个性很适合。

    陈大龙听了周斌的话,很想回答说就是嫖秦华被人抓住了。于是笑着回答说:“想嫖也没有对象,今晚是不是准备请客?”

    “你他妈只要不怕老婆把你小鸡割下,今晚想几个安排几个,只要有那个本钱,千万不能疲软,到时候需要伟哥来支持。”

    “我他妈不需要任何东西,照样能梅开九度,用伟哥还不把你家屋顶搞破,说吧,什么事?”陈大龙知道没有事很少这么闲聊,大家都是忙人官场上要的就是这种理解和利用。

    “上次和你说的孙平到你那里做处长的事怎么样了?要谁不是一个样给兄弟一个人情,同意了吧。操他妈的整天来麻烦我,别人还以为我得了这个狗日的多少好处。”

    周斌肯定得过孙平的什么好处,否则不可能这么卖力,如果要是别的人提拔陈大龙也就认了,关键是自己在党组会上已经说过坚决不要的话,如果改口了到时候在别的班子成员面前怎么抬头,何况秦华也是党组成员,也在看着自己。

    周斌这么尽力理由很简单,前天晚上被孙平带到洗浴中心,在两个外国的小姐身上冲刺了几次,累得几乎不能站起来。

    家伙享受了小头舒服了,肯定就要给人做事,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白嫖的女人。

    “兄弟别的事好说,这个事情有点麻烦,至于细节我也不想解释,回家和你老婆谈谈你就知道具体原因了,如果兄弟你认为我能答应这件事就再打电话过来。”

    陈大龙知道周斌作为领导知道了细节,也就了解自己说过话不能更改也就不会再麻烦了。

    很多天周斌再没有给陈大龙打电话提过这件事,官场上都知道再提就没有了任何意义,男人有的时候要的就是一口气,做官任何时候要的是面子。

    作为办事员要这口气要这个面子可能损失很多,作为领导干部这口气和脸面很重要,不要了也就没有威严也就无法称之为官了。

    回到家后陈大龙打电话给胡兵询问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胡兵没有任何个人情感做了详细的汇报,并说自从接受媒体采访后市民对一卡通很关注,都希望能早日体验一卡通对市民带来真正的实惠和方便。

    陈大龙说:“知道了,要不让市民失望,你手里的事要加快进度。”

    胡兵说:“领导放心,我肯定会尽力的。”

    陈大龙后来说:“胡兵有件事告诉你,就是你对象的工作已经帮助你联系好,农业局信息管理中心,这几天让你对象到人事局综合计划处和农业局人事处办相关手续吧,办手续时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给我。”

    胡兵握着电话很久才醒悟了过来,和对象奔波几年也没有任何结果的事陈大龙一个多月就帮助解决了,很感激地说:“局长谢谢你,我和对象真的很感激你。”

    陈大龙笑着说:“好好工作,别想太多。”

    挂了电话陈大龙知道胡兵不可能不想很多,随着大学扩招这几年就业难度是越来越大,在普安本科生找不到工作的到处都是,就是硕士在企业打工的待遇也很不如意,更别说进机关事业单位。陈大龙那天到胡兵住所的时候,看到的情况就让他想到自己当时一个人在普安奋斗的情景,作为胡兵一个四川人到本地工作要想立足就更不容易,就决定帮助胡兵一把。

    出去游玩的前天晚上陈大龙和万大松等人吃过饭后,陈大龙出来的时候就和姜心成说了这件事,说有个人想请领导帮助安排个工作,正规的硕士就到你下属单位吧。

    农业局有很多下属事业单位,安排一个人对姜心成来说是很小的事,只要吩咐一声下面的人就会帮助做好。

    陈大龙知道党组会上的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说不定自己真的走出发展改革局,就决定尽早解决答应胡兵的事,作为领导干部说过的话一定要兑现这样才能服人。姜心成就说大龙很少开口说了肯定办。

    回普安后,陈大龙又带着黄瑶回农村自己的老家看了看才从容地上班。

    进办公室后陈大龙发现办公室很干净,说明走的几天胡兵没有忘记打扫卫生。

    作为办事员每天早到班上为领导人打扫卫生很正常,不管博士硕士都要适应这一过程。

    陈大龙打开电脑一条新闻还没有看完,朱宁就推门进来,笑着说:“大龙一走就是这么多天也不打个招呼,很多工作压得我是喘不过气来,下次再出去把我也带上,我跟你后面潇洒潇洒。”

    陈大龙笑着说:“这次招商市领导明确要求不允许带女下属只允许带小蜜,所以就没有带你一起去。”

    心想到假如当初不发生公园被人诬陷的事,说不定朱宁和自己会一直如情人一样偷偷来往,那么现在又是怎么样?

    朱宁就说:“原来是带着小蜜出去,难怪一走就是这么多天。我老了看来是没有希望了。”

    后来朱宁就汇报说根据陈大龙的电话安排由胡兵接待了记者接受几家媒体的采访,说罢,她将日报晚报上记者的采访稿递给陈大龙,说这是采访稿媒体都出来了,看看怎么样?

    陈大龙接过来,看了一眼说:“刊登的版面还不小嘛,很好有气魄,做事就要这样这才是做大事的人。”

    其实,朱宁的目的是想让陈大龙认真地看看,发现胡兵讲话里面的一些问题。

    这些天朱宁一直认为胡兵接受采访时言过其实,一卡通说白了就是一张卡整合了几个部门的事,根本没有这么复杂也没有那么意义深远。

    “大龙,我看有些地方胡兵说的是不是过了,不过是一张卡意义有这么重大吗?”没有达到目的,朱宁心里肯定不甘就提醒说。

    陈大龙授权的时候已经给胡兵下了命令,没有陈大龙的首肯胡兵肯定不会这么说。陈大龙就笑着说:“过点好,年轻人就要有这种朝气和闯劲,很简单的事说成不简单说明这是人才,县里这样的干部都是乡长书记的料,如果要在县里我早就把他放到乡镇去做个副职锻炼,几年后就会把他锻炼为负责一方的领导。”

    朱宁不知道陈大龙为何这么看好胡兵,这个人多年来被压制着一直没有出头的机会,昨天晚上王大鹏还说起这个人,说这个人不是做官的料不懂官场的任何规矩。

    昨天晚上王大鹏看到朱宁办公室的灯亮着就到了朱宁办公室,发现朱宁在里面打扫卫生。自从和朱宁有了那层关系后,两个人在公众场合都避着免得让人看出什么,朱宁也很会做人在大众面前知道怎么做,从来不表示两个人的关系有什么不同之处。

    王大鹏很欣赏她的这一点,她和吕婷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吕婷和局长那个关系其实很多人从吕婷看局长的眼色和局长在一起说话的声音表现就知道不正常,每天只要有时间就跑到局长办公室,关上门嘀嘀咕咕半天。

    王大鹏就不明白两个人想亲热找个地方也没有人干预,可是不分场合就容易被人抓住什么。

    王大鹏对朱宁很欣赏,所以把她推荐到信息办做了处长也是唯一的一个处长,除了陈大龙之外就是她了,相当于副处级领导管的事,所以权力相对很大。

    王大鹏进去的时候与朱宁在同方向,朱宁的上衣开着,衣里的乳房就展现出大半,那圆润的乳房顶着薄衣与赤裸没有什么区别。

    王大鹏忍不住把眼放在那里,虽然和朱宁也做过多次,却没有这么见过朱宁的乳房。太美了,太诱人了。王大鹏就产生要不要摸摸的欲望,于是关上门上前一步抱住朱宁,双手就紧紧地握住那对丰满的乳房,并使劲地搓揉。

    后来王大鹏就把朱宁抱坐到腿上揭开她胸前的扣子,两个兔子突然跑了出来,雪白柔嫩,在灯光下发出白瓷的光泽,于是他低下头嘴紧紧地咬住一只,一只手继续在搓揉,后来那只手伸进裙子内摸起来。

    朱宁很兴奋手顺着王大鹏的衣服慢慢地往下伸,她的手伸得越慢就让王大鹏感觉越强烈,越兴奋。

    终于,朱宁的手停在已经扬起的地方捏着,一轻一重地捏着,多日没有男人的朱宁此时很想有个男人爱他。

    激情过后王大鹏对朱宁说:“最近要关注陈大龙的动静,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自从党组会后,王大鹏告诉朱宁会上发生的事,如果孙平、宋亚军不能进入信息办把处长的位置占着,换了别的人那么朱宁手里的权力肯定就会弱化,最后变为可有可无的人,信息办如果提拔一个副主任肯定也轮不上朱宁。

    王大鹏还说也要密切观察胡兵,这个小子居然被陈大龙看好,说不定有着什么特殊关系,否则单位100多号人为何不用别人就看好没有任何背景的胡兵。

    朱宁想到陈大龙电话吩咐胡兵接受媒体的采访而绕过单位唯一的处长,朱宁就觉得王大鹏分析得很有道理,也许胡兵就是自己了解掌握陈大龙最好的渠道,控制陈大龙最佳的突破口。

    朱宁现在很摸不清陈大龙到底想干什么,心里想着什么。

    在官场不知道对方如何出牌,根本就无法控制对方,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朱宁就很无奈地说:“也许从胡兵这儿能有个控制陈大龙的突破口,陈大龙和从前变化很大,说话做事让人无法知道他下一步究竟要做什么。”

    王大鹏说:“越是这种人越要对付,掌握他的所作所为才能有的放矢从而控制他。”

    陈大龙没有注意朱宁内心的不平静,说:“朱宁,有件事麻烦你今天就落实好,在外面考察的时候电话吩咐过胡兵,计划在全市开展一卡通知识大赛,估计大赛的内容胡兵已经和劳动局等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准备好,你今天就和报社联系把竞赛的题目刊登在日报、晚报上,鼓励群众参与,让更多的人关心了解一卡通项目建设从而支持这个项目。”

    朱宁一愣如果陈大龙不吩咐,不知道还有这件事,作为综合处长和信息化推进处长都不知道,只吩咐一个办事员就把事情做了很不正常,难道自己在他面前做错了什么,还是让他看出自己和王大鹏不一般的关系,回答是否定的。那么究竟是为什么?

    朱宁心里一边想嘴上一边回答说:“好,我回去就和胡兵、报社联系,争取明天见报,不过大龙这么大的一件事是不是要向局长请示一下?”

    陈大龙看了朱宁一眼,笑着说:“作为信息办常务副主任这点事都要去请示,那么什么事也不要做了,更不要谈出什么成绩,整天就是请示。这件事按照我的布置去做,如果出什么问题我负责我去解释。”

    陈大龙也在观察张贵局长的反应,党组会过后一直没有大的动静这很不正常,也许就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

    陈大龙现在考虑得很清楚,既然已经和局长明着不和那么就不和下去,很武断的开展自己的工作,根本不容别人包括张贵局长插入,调整人的事已经吩咐过刘红,如果人事处没有方案那么信息办就要自己出台方案对外招聘。陈大龙知道刘红肯定汇报了,王大鹏肯定知道,张贵局长也肯定知道。

    朱宁刚出去,外面就有人敲了几下门,陈大龙就说:“进来。”

    原来是武大郎,这个名字是单位的人给他的外号,他的真名叫武超,本来是很有希望提拔的一个人,张贵前任的赵局长做县委书记的时候和卫副市长(当时的发展改革局局长)竞争副市长失败,到了发展改革局做了局长后他就报复卫副市长的人。武大郎就成为打击报复对象之一,陈大龙当时也没有幸免被弄下去挂职两年。

    赵局长后来由于普安的“小三讲”的事情,这些被打击的处长们才有了机会,联手把赵局长弄得德能勤绩廉都没过关,只好灰溜溜地到政协一个委去做小委主任去了,但是武大郎等人也就失去了提拔的机会。

    张贵局长上任后不看好赵局长的人,肯定也不看好把赵局长斗走的武大郎等人。所以说官场争斗没有失败者也没有胜利者,两败俱伤是最常见的。

    武大郎推开门弯着腰进来,坐在陈大龙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说:“大龙,这段时间到你办公室几次都没见到你,看来做了领导时间就很紧张!”

    陈大龙站起来,给武大郎倒了一杯水,笑着说:“在老处长面前哪敢称领导,小兄弟直呼姓名最好。”

    对这些老同志面子一定要给足,政治上没有想法了,要的也就是别人对他的尊重了。

    “谢谢!”

    武大郎接过陈大龙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很满足地说:“到了大龙这里感觉就是亲切,没有距离感。”

    后来他又说:“我来给领导做汇报,我们处室有点事需要领导出面帮助协调解决。”

    陈大龙才想起上次党组会班子成员分工调整,发展规划处已经明确为自己分管,就说:“谈不上汇报,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吩咐,只要能做的肯定尽力协调,有条件的立即办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办。”

    领导的工作就是服务,虽然不能做到但是嘴上一定要把话说到。

    武大郎汇报说:“今年上半年局里给发展规划处定的一项重要目标就是建设普安现在物流园的前期调研和建设物流园的可行性报告,黄天锋分管的时候主要精力都在忙于机场建设上,也就没有时间过问这件事,调研和报告一直没有做,市政府目标办也催问了几次。现在领导分管了就请示一下,想带人到外面去考察考察,看看人家的做法吸取经验,尽快推进工作开展。”

    陈大龙知道所谓的考察就是一般人去玩玩,现在的什么调研报告网上多的是,都是很好的参考文献,既然武大郎说了他也不好不给面子,工作都是他们去做,建议也不是不合理。

    陈大龙就回答说:“如果需要就带人出去考察吧,有什么需要我协调的?”

    “希望领导能带队前往,这样也显得重视!”

    武大郎这么说,意思都知道,陈大龙去了分管副局长带队规格肯定就高花费也就大,玩的时间也就充分。

    陈大龙想了想,带什么鸟队,现在信息办进人的事停在这里,张贵局长肯定有什么动作,不得不防,再说自己的话已经说出去,张贵是不是建议市领导把自己调整出去?

    陈大龙就回答说:“武处长,先按照我带队去考察的规格来准备,如果时间不允许就由你带队,还有什么问题?”

    “大龙做过县区领导的人就是不一致,干脆敢拍板!还有一件事就是今晚和政府办的几个处长在一起聚聚,不知道局长能听不能参加?”说罢,递过来公务用餐申请单和重大活动资金申请单。

    “你们自己玩吧,我去了你们反而拘束!”

    陈大龙接过两个申请单在上面签上名就递给了武大郎,按照规定处长用餐必须由分管领导同意签字后办公室才能安排。重大活动资金申请单,使用资金超过10000元以上的必须填写,外出考察肯定需要几万块钱。

    武大郎一直看着陈大龙签字,那可是领导才有的权力,很多领导使用的时候都是左看右看,深怕担什么责任。陈大龙看都没看就签了字,说明对自己的信任。

    “谢谢局长!”

    武大郎出去后,陈大龙想到假如武大郎在自己的位置,肯定不会为请朋友一顿饭而考虑,谁都有三朋四友,在县区的时候陈大龙对下属这样的要求尽量满足,所以虽然工作作风比较强硬,但是很多干部还是愿意跟着他。

    星期天,陈大龙和老婆带着儿子到了香江美食城。

    香江美食城是普安市最大的饮食场所,里面从儿童喜欢的烧烤小吃到成人的宾客喜事都提供,所以这里的人流是特别的多。

    进了香江美食城儿子早就被琳琅满目的食物给吸引了,黄瑶跟在儿子后面到处跑,陈大龙就找个临窗的座位坐下,看着一前一后跑动的儿子和老婆,陈大龙觉得很幸福。

    大街上人来人往,一片繁荣。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陈大龙发现了小李和八岁的儿子正在外面的人行道上并排慢慢地走着,两人一边走一边谈着话。

    陈大龙向小李的附近看看,没有发现小李的老婆王丽,想到万大松说的话,说明王丽没有和他们父子在一起,不知道小李夫妻最近怎么样了,就拿出手机打通小李的电话告诉小李自己的位置。

    小李挂了电话就带着儿子走了进来,黄瑶很适时地过来把小李的儿子叫到别的地方和自己的儿子一起玩耍去了。

    小李和陈大龙就到了下面的咖啡馆,面对面坐了下来。

    看着小李的神态,陈大龙就问:“矮子,最近是不是开汽车开多了,怎么没有一点精神,以前可不是这样,可是梅花三弄的强人。”

    “操他妈,不要说开汽车,几个月没闻到女人味了,有女人也没有那个兴趣!”小李随口骂道。

    “是不是阳痿了?”

    一贯玩笑的口气,陈大龙想调和一下说话的气氛。

    “操他妈,鸡巴是没有阳痿,人真的阳痿了!”小李很无奈的口气。

    “怎么啦?现在怎么样?”

    小李叹了口气说:“大龙上次你和万大松打过招呼后,那个局长为了职位肯定不敢和王丽再来往,可是王丽却不知道廉耻主动缠着人家。局长吓得又请求万大松调整到乡镇做书记去了。王丽认为是我的主义,回家后就和我闹说要离婚。”

    “她究竟想干什?离婚了人家会娶她?”

    “我也是这么劝她希望大家忘掉一切不愉快,看在儿子的面子上能过去就过去了,好好的过日子,可是她就是不答应就是要求离婚,说就是做局长的二奶也比嫁给我好,星期天就不顾儿子跑到乡镇去会那个书记了。”

    “那个书记是不是还接纳?如果这样,狗日的让万大松把他给撤职了,没有了资本看他怎么玩。”

    陈大龙很生气,就把气泄到那个局长身上。

    “大龙,都是过来人,我最近分析了很多,看来和王丽的日子是无法继续下去,连儿子都不过问的女人,能和你一起过日子?能和你白头偕老?”小李很客观地分析说。

    “考虑好了吗?”

    看来小李已经从痛苦中站了起来,能正确地面对。

    “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究竟该怎么办?当时请你给王丽安排工作也许是错的,假如她连吃饭都有问题,也许就不会想很多不会出这些事!”

    陈大龙想到管理学上讲述的人的需求分成五个层次,依次序上升为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

    其中生理需要是人的各种需要中最基本最强烈的一种,是对生存的基本需要,也是所有动物包括人都需要的最基本的最低维持生命的需要,包括对食物、水、住所、衣服、性、睡眠等的需要。

    该理论认为一个缺少食物、自尊和爱的人首先需求食物,只要这一需求还未得到一定的满足,他就会无视或把所有的需求都推到后面去。

    当时小李的老婆是最低的生理层次需求,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就追求高一层次,那么这层次满足以后,又会追求什么?

    “想一直拖下去?”

    “不会,决定了就不会犹豫了!”

    陈大龙就拍了拍小李的肩膀,什么话也没有说。

    回到小区门口,陈大龙看到周一天的车子停在小区大门外,不知道他怎么到这里?

    陈大龙一直住在黄瑶以前的房子里,黄瑶曾经提议说把陈大龙原来的房子和现在的卖了,换个好的换个新的大的。

    这个小区当时是全市最好的小区,里面的环境很好很适合人居住,随着很多有权有势的人搬出,住的人也比以前复杂多了。

    陈大龙就对老婆说他就是在这小区认识的她,也是在这里和她有了接触的,自己认为是个好的地方。后来有了儿子,陈大龙就更不想换了,说这里是我们一家的开始,为什么要换了?黄瑶也就没有坚持,一直住在这里。

    陈大龙看到周一天从小区门口的保安值班室出来,老远就对陈大龙打着招呼,说明周一天早就看到了自己,也许是刻意等待。

    走近后,周一天对陈大龙说:“大龙,今天专门过来拜访你,有件事想和你谈谈。”

    周一天是单位的纪检组长党组成员,曾经和陈大龙很不友好了一年多,后来陈大龙知道他和张长兴一起嫖娼的事,他对陈大龙才不敢放肆,后来帮助陈大龙要回了职位就一直相互平安无事,今天他来找自己有什么事?为什么在这里等,可以打电话询问自己的去向,肯定是有求而来,求人办事肯定低人一等。

    “周书记有事就到我家里坐坐,慢慢谈!”

    周一天没有拒绝。

    两人先后进入房间,客厅很凌乱到处是儿子的玩具,陈大龙就说:“周书记不要见外,儿子小喜欢动到处都是他的东西。”

    “很正常,有孩子的家里都是这样!”

    黄瑶给周一天倒了杯水说:“你们聊着。”

    说完,她就带着儿子到里面的玩具房,陈大龙现在的房子虽然不大,为了儿子,还是把房间腾出一间来,放上儿子喜欢的玩具等,成为儿子的玩具房。

    周一天喝了一杯水说:“大龙今天拜访你,是专门为推荐一个人来的?”

    陈大龙就奇怪地问:“谁?”

    周一天说:“提到这个人你肯定会不高兴,但是那天你在党组会上的表现,很多人知道后都议论说你是一个有观点、想做事、敢做事、不怕权威的人,就有人想到你手下工作,我也想向你推荐这个人。但是,想到你们以前的不愉快,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昨天这个人和老婆专门到了我家,说很希望加盟你的信息化队伍,他说单位只有我能为他说话了,为了对他负责,我就厚着脸皮过来了,不怕你见怪。”

    陈大龙就说:“老领导,不要这么说,推荐人才我是求之不得,只要是人才只要等独当一面我肯定高兴接受,谁?”

    说完他心里却在低估,所以就强调必须是人才和独当一面的人才,才可能接受。

    “张长兴。”周一天吐出了几个字。

    张长兴在发展改革局来说确实是个专业人才,学的就是计算机运用专业,因为和陈大龙以前闹得不愉快,所以周一天不敢向陈大龙举荐。

    听说陈大龙在党组会上的事后,张长兴感觉陈大龙虽然和自己为了竞争权力闹过不快活,但是他即使做了副局长从没有打击报复过自己说明陈大龙不是一个小人。

    上午,处长武大郎从陈大龙办公室回来,看到张长兴就说:“你以前和陈大龙关系很好,求求他,你专业也很好到他那里混吧,在我这里就浪费了,发展规划处一年就那几件事,从没有提拔过一个人。”

    张长兴回家后考虑了很多,想到班子里面没有愿意帮助自己的人,后来就想到周一天。

    周一天做过张长兴的领导,关系很好。

    于是张长兴和老婆特地买了很多的东西到周一天家里去拜访,很有成败在此一举的感觉,进门后他就和周一天说了来意请求帮忙。

    周一天很为难,陈大龙落难的时候,自己和张贵局长对陈大龙是到处刁难,后来即使陈大龙洗刷了清白也没有给安排岗位,陈大龙抓住自己的把柄自己才听从陈大龙使唤。

    看到张长兴夫妻无助的模样,想到陈大龙当时落难自己没有帮助,以致后来发生很多事,也想到后来帮助陈大龙要回职位,彼此现在也相安无事,说明陈大龙不是那种抓住别人隐私就不放的人。周一天答应了张长兴,决定前往陈大龙家里推荐。

    陈大龙听到张长兴这个名字,愣了一下,随即暗道自己怎么一直没有考虑到这个人?

    最近一直为在单位内部找不到合适的有能力的做过处长的人烦恼,张长兴做过办公室主任,主持过监察室工作,也在信息管理中心干过,还真是自己寻找的一个人。

    “老领导向我推荐,肯定要好好考虑,不知道他自己的想法如何?任何时候本人愿意才能认真干事。”

    周一天原来以为陈大龙会拒绝,或者找个理由来推迟。

    陈大龙很有兴趣,说明陈大龙有了今天的位置,确实有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地方,比当时那个整天找人隐私时的陈大龙成熟多了。

    “他很想到你手下,只是他的心里……”

    “那就不对了,张长兴这个人我很了解很有能力也是专业的干部,到我那里就是做处长的料,就是挑大梁的人,去就要抛弃一切想法敞开胸怀正大光明做事做人,如果他真的有此想法,在老领导前面表个态,到了信息办给位置给事业,保证干事的人在我那儿不吃亏!”

    周一天也很高心,来的时候心里还在犹豫陈大龙会不会采纳这个建议,现在看来很多顾虑是不必要的,大龙的肚量不是常人能比的是个做大事的人。

    陈大龙看着周一天远去的背影,想了很多。

    陈大龙回来的那第二天,张贵局长就让办公室通知他谈话。

    张贵局长说:“只是私下交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他们谈了班上的很多事后,就说到信息办的进人问题,局长解释说最近一直很忙自己没有过问,而王大鹏不能理会信息办的要求,所以出现了不愉快。

    事情出来了就要解决,进人的事就让陈大龙自己寻找合适人选,做过人事处长肯定知道用什么人。局长又说处长人选最好在本单位内部挑选,很多人为了一个处长的岗位斗得矛盾重重。如果有了位置给了外面的人,大家心里肯定不服气,当然如果单位内部实在没有合适人选,从外面找也可以。

    张贵局长变相地承认党组会上,王大鹏等人的不是,或者说自己的不是。

    陈大龙就表态说:“当时我也是一时之气,没有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出现那样的问题,很不应该。但是孙平和宋亚军确实不是做信息化工作的人,为了占位置去那里肯定不行,一卡通项目不需要这样的人。”

    张贵局长就说:“他们两个人的情况我都知道,所以决定把信息办进人选人的任务交给你,但是挑选处长的时候一定要处长本人愿意,不能强迫。”

    陈大龙就说:“局长放心,一定让热爱这个岗位的人到这些岗位,让岗位留住干事的人,不热爱岗位的人再有本事也留不住,再说也不会认真干事。”

    陈大龙和张贵局长谈话后,就一直在挑选处长人选,和几个中意的处长们找个机会似乎是无意的交流,实际是刻意的安排,几个处长都没有意向,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没有办法正苦恼着,周一天就把人送来了。

    张长兴虽然是一个小人,想一想也正常为了升官奉献身体的女人,奉献老婆的男人比比皆是,而张长兴不过是想踏着别人的身体进步,从竞争的角度讲是无可厚非也很正常。

    陈大龙也想到,五年多的不得志张长兴心态肯定不是年轻时的冲动了,肯定很现实很稳重了,也应该知道如何做人了。

    从干事的角度张长兴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想见面谈谈,就是要看看张长兴对信息化是否真的关注。

    孙平很苦恼。

    周斌后来回话说:“孙平,陈大龙这个人不好说话,处长的事我实在是无法帮助。对不起,寻找别人吧。”

    周斌回家和秦华说起孙平请求自己帮助的事,秦华就说陈大龙这个人和局长等人在党组会上闹翻了,现在还僵着呢,这个时候让陈大龙同意接受不是让陈大龙自食其言打自己耳光吗?不要说陈大龙不同意,是有血气的男人都不同意。

    秦华这么一说周斌就理解陈大龙不同意的原因,就是摆在自己的头上也会这么闹,何况是正直出名的陈大龙,做人要将心比心才能理解别人的难处。

    周斌就回答孙平自己无法帮助了,再说孙平不过是自己的一个嫖友,在某些场合答应的话也就忘了,千万不能当回事。

    求助无援无奈之下孙平只好带着礼品再次拜访了王大鹏,告诉王大鹏实际情况,汇报说:“狗日的陈大龙现在是铁了心,坚决不想改变决定,坚决不同意我到信息办。”

    王大鹏叹了一口气说:“陈大龙坚决不接受就麻烦了,有没有别的路子?”

    孙平心里骂道狗日的要是有别的关系还来求你,还在每个节日都送不菲的礼物求你办事,遇到困难就让我去找别人,能找到人我送东西给你干吗,给狗吃了还知道摇摇尾巴。收礼办事,谁都知的潜规则,你他妈是收礼了也不办事。

    “局长,我没有别的路子,现在只能靠你帮忙了!”

    王大鹏想了想孙平能有的关系肯定已经用尽了,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只有这样他才能如狗一样听自己的话,如果他有门路对自己的吩咐肯定会打折扣。

    王大鹏就安慰孙平说:“孙平,你也不要着急,路还没有到最后一步,都有可能改变。张贵局长对信息办的人事安排一直没有表态,说明局长也在考虑也在观望,也在和陈大龙暗中较量,只要局长没有定调就有希望。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宋亚军想办法,他是吕婷推荐的,没有上吕婷肯定比我们还着急,只要吕婷缠住局长什么事都能办成。”

    “宋亚军在稻米基地项目的时候,因为和姜心成闹矛盾被黄天锋处分过,后来被贬到收发室收发报纸,听说后来是吕婷的关系才被提拔到农经处做了副处长,这个人张贵局长对他没有好印象怎么会同意提拔使用?”

    孙平很不满意王大鹏把自己和宋亚军放在一个档次,这个受过处分的人在众人的眼里就是一个没有价值没有前途的人,而自己很年轻就是办公室副主任,如果这次顺利如陈大龙一样年轻有为,也不是没有机会,说不定以后比陈大龙混得还好。

    “不管宋亚军怎么样,哪怕是狗屎,吕婷推荐他就要顺应这个形势,让吕婷出面,只要宋亚军的问题解决了,你的问题也就能顺势解决。”

    王大鹏听出孙平里的话,心想你有什么资本瞧不起宋亚军,人家不行但是有钱,用钱可以砸死你。你他妈除了如狗一样的服务,什么真本事都没有,不要说陈大龙不要你,就是我到了信息办做领导也不会接受你。

    “好吧,就按照局长的吩咐!”孙平虽然不愿意,为了位置只有向前冲。

    孙平不愿意这么做,是因为前几天晚上和宋亚军在一个饭桌上见面,看出宋亚军对吕婷也很不满,如此情况吕婷会帮助他吗?

    这次调整都没有上,孙平和宋亚军就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两个人在酒席上如果见面了,就难得称兄道弟,难得喝上几杯酒。

    听了王大鹏的话,孙平出了小区就给宋亚军打了电话说:“兄弟在哪儿?有时间吗,今晚在一起聚聚?”

    不管以前关系怎么样,不管内心怎么看不上宋亚军,但是为了自己的仕途必须这样做。

    宋亚军答应后,在办公室的楼下会和,两个人就一同乘车到了附近的食为天宾馆找个包间坐下。一会就有服务员过来说:“先生几位?什么标准?”

    孙平就竖起两个手指,很霸道地说:“每人200元标准。”

    孙平作为办公室副主任,吃饭招待之类肯定是签字,由发展改革局买单。

    宋亚军就说:“孙主任就两个人简单点,都是自己兄弟不要浪费。”

    孙平就说:“兄弟们整天都很忙,平时很不容易聚到一起,今天在一起就要好好地吃,好好地玩,不要客气。”

    后来又点了洪泽蒜泥龙虾、涟水鸡糕、高沟捆蹄等几盘地方特色菜,还点了本地名菜——狗宝。

    狗宝说白了就是公狗的阳物,听说具有壮阳滋阴的功效,有“男挺女紧”的说法,说男的吃过了家伙猛挺,女人吃了阴部收束收紧。来普安的重要客人主人都吩咐上一盘,一般人不知道是何物。

    提到这盘菜,普安的人就会想到一个笑话,说有个省里的女处长到普安检查工作,吃饭的时候上了这盘菜。

    狗宝的做法是将狗的阳物用人参几样东西在酒里泡十年以上,然后蒸煮,横切成如铜钱大小的薄片加以配料,很有滋味。

    省里的女处长吃了一口说:“这是什么东西很有味的,圆圆的中央还带孔,这个孔干什么用的?”

    旁边的女服务员回来说:“进出之用。”意思说狗鸡巴的孔,肯定是狗尿狗精液进出之用。

    女处长很不解,疑惑地问:“难道这个东西要经常进出?”

    女服务员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只要是鸡巴肯定要经常进出,但是在很多男人面前也不好说出,就很委婉地说:“这个问题,你身边的男士最有体会。”

    女处长就转头望着陪餐的地方官员。

    那个地方官员看到漂亮的女处长,很有几分意淫的想法,听此问题就笑着说:“肯定要进出,不进出怎么能有快感,要有快感就要进出。要不你试试!”说罢,他给女处长用筷子夹了一片。

    饭后,孙平和宋亚军就到了下面的桑拿房,一边蒸一边说着话。

    孙平说:“操他妈,最近一直没有睡好,都是陈大龙给害的。兄弟你说陈大龙怎么就不待见我们,就说兄弟你要经验有经验,要能力有能力,做个处长绰绰有余,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就是要硬上这个位置气气陈大龙。”

    宋亚军说:“没有办法,当时姜心成负责稻米基地项目的时候,黄天锋这个疯子给我一个处分。当时不过是真实反映情况罢了,你说知道了处室私设小金库能不举报吗?狗日的黄疯子到机场办去了,认为可以翻身了,谁知道狗日的姜心成又回来了,又是不同意我的翻身,好不容易到了现在,陈大龙来了还是不同意,操他妈的我要是领导,这伙人肯定都他妈的枪毙。”

    “要想控制别人就必须爬上位置,你说局长为何能控制很多人,副局长为什么控制我们,就是因为他们有权在手,兄弟一定要努力,做领导了我给你提包。”

    孙平嘴里说心里却道你他妈乱举报,涉及几个领导谁敢用你,以这种德行一辈子不被人重用也不过分。

    “骑虎难下肯定要利用关系,全力以赴争取个岗位,这样面子上也说得过去。”

    两个人出来后,宋亚军看到孙平走远了才从远处拉回视线,站在洗浴中心门前的灯光下想了很多。后来他摸出手机给吕婷打了电话,通了后就说:“吕主任有点事想向你当面汇报,不知道是否方便。”

    宋亚军知道吕婷是局长的健身工具,这个时候去了,碰到局长正在那儿健身事情就闹大了。”

    吕婷说:“很方便,有什么事就过来吧。”

    吕婷现在住在华茂国际花园,富人们的小区。当时开盘价就是6000多每平方,宋亚军通过刘红的关系5500就拿了下来,吕婷装潢的时候又少了5万。

    从此以后吕婷就开始被宋亚军拉着鼻子走,尽力为宋亚军争取位置。

    刘红和宋亚军的关系很近,刘红丈夫的父亲是宋亚军的舅舅。

    姜心成在的时候刘红先后请过万大松、姜心成等人帮忙,试图把宋亚军的级别送上一步,可是宋亚军没有看清形势和姜心成反目为仇,到处乱举报得罪了领导弄了一个处分。

    刘红后来感到宋亚军不是个做官的料是烂泥扶不上墙,也就不再过问。

    刘红虽然做了多年的人事处长,再没有在领导人面前推荐过宋亚军,知道举荐宋亚军只会对自己的发展带来不利。

    保住自己是关键帮助别人是要付出的,影响自己的帮助没有人愿意。

    吕婷对宋亚军的来访都很高兴,因为每次来都会有价格不菲的礼品。当然吕婷也知道宋亚军这么做,都是看在局长的面子上,希望自己在局长面前推荐他,说他几句好话。

    宋亚军乘车到了吕婷的小区,坐上电梯敲门进去后和吕婷闲聊了几句就转入正题,这才是今晚拜访的关键。

    宋亚军说:“听说由于陈大龙的阻挠,没有能够前进一步,希望能够继续得到吕婷主任的帮助,需要打理疏通什么关系的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机会来了不想放过。”

    吕婷知道宋亚军不缺钱,缺的是关系,就回答说:“信息办的那个位置已经尽力了,到了党组会上出现了问题,你也知道,那是谁也没有考虑到的事,现在难度就大了不容易操着。”

    宋亚军心里骂道狗日的不就是要钱吗,满足你,看着吕婷说:“很感谢吕主任的一直帮助,否则也不会有今天,不过很希望能得到吕主任阳光的永远照耀,当然找人肯定要请人吃饭什么的,这里一点东西先用着,如果不够尽管吩咐。”

    宋亚军说罢,他从包里取出一个大大的信封,放在客厅的沙发上。

    吕婷看着那厚度知道肯定过万,心想有钱就是不一样,就回答说:“尽量争取吧,这次不行就下次吧,机会多得是。“

    宋亚军出了吕婷的住所,站在楼下看着楼上的灯光,深深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心想狗日的骚货,局长没有来一个人很孤独吧,应该把她压在身上把家伙送进她的体内。又想到吕婷这个骚货,只要腿叉开给局长,不用花一分钱位置有了金钱也就有了。

    后来,宋亚军又想到这么漂亮的女人,离婚了一直单身不用也是资源浪费。

上一页 《对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