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下午,阳光很明媚。

    小会议室内发展改革局11个党组成员在长圆形会议桌前围桌而坐,参加会议的很多副局长都不知道今天的党组会的议题,究竟要研究什么所以都很疑惑。

    目前的机关团体研究相关的内容就以党组会议的形式来研究,党组会要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凡属重大问题均由集体讨论决定,任何个人和少数人都无权决定,在讨论决定问题时,必须坚持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实行一人一票表决制,不允许任何个人专断和把个人意见强加于组织。

    局办公室负责服务的工作人员一般都是很有姿色的女同志,有的单位就是局长或者别的掌握实权领导的情人,所以她们大多是个别领导的花瓶或者晚上发泄的工具。

    服务人员把每个参会领导的水杯里添满水后,就很识趣地关上门出去了。

    党组书记张贵坐在中央的主要位置,没有表情地抬头看了看会场,不紧不慢地说:“党组11个成员都来了,那就开会吧。”张贵咳了一声,介绍说。

    “这次党组会开得比较急,因为我要随分管市长出去几天,所以就临时决定召开,议题不是每个党组成员都知道就一边开一边讨论,效果也是一样。今天的党组会有三个议题:一是党组成员的分工调整;二是部分人事调整;三是关于建设新办公大楼的有关问题。下面进行第一个议题,姜心成同志这次被市委提拔重用到农业局做了一把手局长,应该说是我们单位的大喜事,说明我们单位出人才出干部。姜心成走了他原来的分工就一直由王大鹏兼着。最近市委又把陈大龙同志提拔到发展改革局当副局长兼信息办常务副主任,作为信息办常务副主任就要担负大的责任分工一些处室。还有黄天锋同志作为党组织成员,专职负责飞机场的建设工作,他上次向党组提出不再分管单位的相关处室,综合考虑决定对班子成员的分工进行部分调整。”

    接下来,张贵局长让分管人事的王大鹏代表党组对班子成员分工调整的方案读了一遍,请各位领导讨论。

    这时王大鹏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文件,接着局长的话读道:“黄天锋不再分管发展规划处、农经处工作,专职负责普安机场的建设工作和机场办的日常事务管理;陈大龙信息办常务副主任,负责信息办日常工作,推进市民一卡通项目建设确保年底发卡。以前,陈大龙同志在发展规划处工作过一段时间有丰富的经验,计划分管发展规划处;王大鹏除以前分管的人事处、办公室、财务处、固定资产投资管理处外,计划分管农经处;其他班子成员分工按照以前的文件,不再调整。”

    王大鹏读完后就是参加会议的班子成员就调整进行讨论,很多副局长看到调整不涉及自己的分管范围,与自己无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就表态说分工很合理没有意见。

    陈大龙和王大鹏也没有什么意见,陈大龙知道发展规划处说怎样重要那是绕人的,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一个处现在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老处长武超已经50多岁很少上班。还有一个人就是张长兴,他现在挂职,对很多人来说挂职是一个回来得到提拔重用的机会,到了副处级处级岗位。

    张长兴挂职回来,办公室主任位置被吕婷占了,也没有能弄一个处的处长,说明很不得局长的信任。他现在的位置和陈大龙当时不得志时一样,副处长主任科员。

    听人说张长兴一直在缠着局长要求给个说法给个待遇,但是一直没有结果。陈大龙就想到自己,抓住局长的隐私,等于抓住局长的鸡巴,局长才如狗一样听自己差遣,否则现在自己比张长兴还要惨。

    陈大龙又想到这次党组会将对信息办的人员进行调整,如果不是刘红事先告诉他,肯定他还被蒙在鼓里。调整信息办的人自己作为信息办常务副主任竟然不知道,也不和自己沟通很不正常,不知道是不是局长授意所为。假如局长不同意又怎能到了党组会上,看来下面和局长之间的很多矛盾将永远继续,陈大龙很有信心和局长斗。

    后来党组会就进入第二项议程,关于部分人员调整。这是最敏感的话题,提拔谁调整谁对每个班子成员来说都很重要,如果别人的分管范围提拔的人多自己分管的提拔人少那就要注意了,说明在局长心目中的位置不是很重要,那就要改变工作方法了。但是事前没有和自己沟通,说明和自己分管范围内的人关系不大。

    刘红被王大鹏从外面叫了进来列席人事调整会议部分,刘红坐下后就代表人事处对部分人员的调整方案宣读了一遍并解释调整的原因。

    刘红说:“根据市政府三定方案,信息办有13个行政编制,3个处室,现在的情况是7个人,两个领导一个处长人手严重不足,很多工作无法开展。工作需要急需补充人手,信息办提出了进人的要求,人事处根据局领导部署按照尽量照顾本单位人员的原则,计划调整如下:孙平现为办公室副主任,计划调整为市信息化管理办公室信息化推进处处长;宋亚军现为农经处副处长,计划调整为市信息化管理办公室信息产业和软件发展管理处处长;朱宁现为市信息化管理办公室综合处处长和信息化推进处处长,计划免去信息化推进处处长职务;胡兵现在办公室科员,计划调整到市信息化办公室信息化推进处科员。这次人员调整方案内容如此,请各位领导研究讨论提出建议。”

    几个副局长听了相互会心地笑了笑,信息办人员调整和自己无关带着耳朵就行了,所以就轻松多了。

    孙平是王大鹏的人,整天跟在他后面提包倒水服务很周到,这样安排肯定是王大鹏推荐的结果。至于宋亚军谁都知道那是有钱的主,这次提拔肯定谁得了他的东西,心里虽然不满也不好在党组会上说出什么。

    不是自己分管的事没有必要参与,再说既然到了党组会上肯定得到了局长同意,陈大龙也同意的,否则以陈大龙的个性肯定不会罢休,到了这里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很多人不说话就看着陈大龙,希望他发表意见,他才是这次调整的关键人物。

    再说在领导班子里陈大龙排名第二,顺序上也由他先谈谈看法。参加过很多次党组会,县里参加过很多次常委会的陈大龙,知道众人看自己的内容轮到自己发表意见了,于是把眼光扫视了一圈,竖直了腰杆说:“信息办人员的调整,作为常务副主任我就先说两句,如果语言不到位或者得罪哪位领导,丑话先说在前面,本人一向对事不对人,请见谅!”

    说什么话之前先把原则说清楚,人事处这样安排不管是局长还是王大鹏安排的,根本没有把陈大龙放在眼里,既然如此就没有必要给谁面子,躲躲藏藏当面不敢说肯定不是自己的个性,老虎不发威就给人当做是病猫,以后就更难掌握主动权了。陈大龙这么说话很多副局长都兴奋,知道肯定有好戏,他们在官场别的本事没有就喜欢看戏就希望有人斗着。

    “我在人事处也待过一段时间,处长也做过几年,在县里也协助包一宽书记分管组织人事,参与调整的人应该说有几百人,但是今天信息办的人员调整,不知道是人事处的政策理解水平差,还是个别领导人的水平差,与我们的要求相差太大,隆重表个态这样的调整简直是胡闹。”说胡闹的时候,陈大龙刻意大声点。

    陈大龙这么说的时候,包括局长都很吃惊,议题已经到了党组会不过走个过场就是定调的事,陈大龙这么说就是要推翻议题,就是不把局长放在眼里,于是很不高兴地说:“大龙,有看法就当面说出来,不要闹情绪!”

    “肯定有看法,有看法肯定就有情绪。”

    陈大龙根本没有理会局长的不满,也没有把局长的话放在眼里,按照自己的思路继续说。既然抓住了局长的隐私就不怕和局长闹翻,如果自己怎样张贵的位置也不可能坐稳。

    “不知道一些领导是怎么看待信息办的,把猫狗的东西都往这里一放抢个位置,干什么抢地盘占山头,要说抢地盘我说句话各位领导请评价评价。信息办这次要求进人,当然局长是一把手主任,也许事先这个结果向你汇报了,但是我是常务副主任是做事的也是用人的,人到我这里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也没有和我协商就准备定调,对此我表个态度,这两个人如果我在信息办做一天常务副主任就坚决不要,如果哪个领导认为我不行或者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到市委领导那里,建议把我调整走,很欢迎!”

    陈大龙说完不再说任何话,喝着水看着茶杯里沉浮不定的茶叶。

    任何人都知道了原因,这么次信息办调整人没有和陈大龙商议也没有经过陈大龙同意就准备定调,现在陈大龙已经表态坚决不要这两个人坚决推翻今天的提议,宁愿不做这个副主任,如此态度就看局长怎么收场。

    局长很难看心里骂道,狗日的看来你他妈是诚心和我作对。做过副书记的局长也是说一不二的人,都是别人看自己的脸色,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脸色就铁青不说话。

    “陈大龙作为党组成员要知道组织原则,个人意见可以保留个人要服从组织,再说这只是调整方案,有问题可以提出也可以和人事处协商!”王大鹏赶紧说话,知道今天的祸闯大了。

    上党组会之前王大鹏多次问孙平,陈大龙是否同意,孙平回答说请人打过招呼了陈大龙没有反对。王大鹏就认为陈大龙没有反对就是在犹豫,至少说明没有反对,那么就可以直接把议题列到党组会上,陈大龙肯定就不会反对了。而宋亚军那是吕婷建议的,想吕婷作为局长的健身工具,什么话就是代表局长,局长已经同意了自己能有什么意见。至于说没有和陈大龙协商,那是想等到了党组会上,陈大龙即使不同意,宋亚军是局长推荐的,局长肯定会逼着陈大龙就范的。

    陈大龙笑着看了王大鹏一眼,继续喝茶继续看着茶杯的茶叶,什么也没有说。

    局长就看着陈大龙也没有说话,心里暗骂王大鹏,原来事先没有征得陈大龙同意就把调整拿到党组会,这件事过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局长也骂陈大龙这么做就是不给自己面子,如果议题被推翻了,传出去面子何在威信何在,就有硬着通过议题的想法,作为局长不管什么时候即使错了下属也要服从。

    秦华看了陈大龙一眼又看了局长一眼就想打破这个僵局,别的副局长都没有说话,知道这个时候说话很关键,不管说什么都要得罪人,得罪人的事谁去做。

    黄天锋看出问题的关键,笑着说:“大家都不说话,作为老同志我就先说两句,我暂时不说这件事怎么样,就先说单位人事调整目的,大家都知道人事调整对个人来说是进步了,但是对一个单位来说关键是做事。把一个人送上一个岗位就要对这个位置负责,这个人能不能胜任这个岗位,不胜任的人送上去不做事抢位置肯定行不通。如果都把不干事的人送到重要的位置,那么事谁做发展改革局也就没有发展前途。”

    黄天锋停了下来从办公桌上拿出一支烟扔给局长,又给几个抽烟的副局长扔一根,慢慢地点上后狠狠地抽了一口,在缭绕的烟圈里继续说:“信息办作为全市信息化工作推进的重要部门,今年的一卡通又是政府为民实事,一定不能出问题,否则不管局长还是班子哪个人都要挨板子都可能因此被调离,所以就应该全力支持这项工作。姜心成在这个位置上走了,他的走对在座的已经有了很大影响。陈大龙被市委派来了就是要把这件事做好,再说做事都是为了单位不是为个人,如果为个人谁去得罪人。”

    局长看了黄天锋一眼冷静了下来,知道黄天锋提醒自己这个时候要冷静,否则对自己的发展很不利。姜心成走后市领导已经对自己不满,陈大龙话已经说开了,弄不好就准备走人,如果真的走了对自己的仕途影响肯定很大,说不定自己也会随着离开这个岗位就别谈竞争副市长了,以后仕途就完全的完了。再说陈大龙手里有着自己的隐私,关键时候不能把他逼急了。官场是不见血的争斗场,是有肚量人的平台。

    “人事处刘红,作为处长你给各位领导汇报一下,当时信息办是怎么要求你们挑选人才的,是不是按照要求选拔的?事先和哪个领导进行了沟通?调整几个人都做不好不能做就干脆辞职,想做能做这个位置的人太多了。”局长有了气当然就拿软柿子捏,拿人事处发火。

    刘红很难堪知道今天骑虎难下,说什么话都是得罪人。

    “就不用人事处汇报了,我来说吧!”陈大龙看出刘红的处境开口说。

    “信息办明确表示,必须是多年工作经历独当一面的专业人才。孙平我不知道是什么关系谁得了他的好处谁推荐的,孙平这个人我很了解,在我手下干过被我调整到档案室整理档案几年,但是此人能力很不行,跑关系他倒是很行,前几天还请人给我打个招呼想到信息办做处长,我当时没有表态,为什么?信息办不需要这样的人,吹牛拍马到信息办不行,他不是做事的料。宋亚军各位领导比我清楚,什么人才快退休了副处长了,到信息办是他指挥我还是我指挥他?”

    局长很不快地看着王大鹏,心里想了很多。

    “他们不是专业人才,但是……”

    王大鹏知道矛头已经到了自己身上,陈大龙的话说得很透,谁得了孙平的好处才推荐的,他想解释,脸上的汗流了出来如淋了雨。

    “王大鹏,你的话就不用说了,到此为止吧,关于人事调整问题别的领导还有什么看法?”张贵局长武断地打断王大鹏,看着别人。

    其余的副局长们都是捏着一把汗,知道说不好得罪人是小事,说不定就因此被调整出发展改革局,都不敢说话等着局长定调。

    “还是我再说两句,老同志嘛,话多。”

    黄天锋接上局长的话,这个时候也只有黄天锋敢说话,他和局长多年的交情很多事可以代替局长拍板。

    “分歧太大,暂时不讨论,等时机成熟继续研究!”

    局长看了黄天锋一眼点了点头,很大声地说:“下面进行第三个议题!”

    夜幕降临,万家灯火。

    办公室内张贵局长和黄天锋在黑暗中面对面地坐着很严肃地说话,话题围绕下午的党组会。今天下午陈大龙的表现说明什么,说明是有背景而来有备而来,必须正确的对待,否则可能毁了很多人。

    “老张,下午会议上的议题我想问一句,事前为什么不和陈大龙沟通一下。即使你对市委这次调整有看法也不能这么做,陈大龙来这里也是市委的决定,不是个人想来就来的,党组会上出现这个局面,传出去对你的发展很不利有人会借机利用!”黄天锋很想知道问题的关键。

    “你也知道,这段时间单位的很多事都交给了王大鹏,他说党组会能开我也就没有多问就让人通知开吧,谁知道是这,出现这个局面,操他妈,这个人?”

    张贵局长摇了摇头,不知道对陈大龙还是王大鹏。

    “以前就提醒过你,王大鹏这个人不能重用,不听我的建议,你提拔他为副局长、调研员,分管办公室、人事处,我问你到底为了什么?是不是……”

    “老黄,不要多想,用他完全是他父亲!”

    黄天锋知道王大鹏的父亲做过局长的领导,局长肯定给面子肯定会重用王大鹏。

    “对老领导尊重我理解,但也不能无控制地放权,这样下去只会害了你害了你的前途!这件事不管放在谁的身上都会不同意的,你说调整机场办的人安排一个处长去,不经过我同意门都没有,做事要站在别人角度考虑!王大鹏任何时候做事都是老爷作风想怎么就怎么,假如今天是别的副局长也许就认了,认为到了党组会上的事都是局长同意的反对就会得罪局长,王大鹏也许就是利用这个常理想把孙平、宋亚军这样的人送上去。谁知道陈大龙不吃这一套,他的个性比姜心成要刚烈,做事也是向前不向后,以前听人说过但是没有在我手下干过不是很了解。他们都是干事的人,不干事的人就不会得罪人。”黄天锋抽了一口烟,慢慢地分析说。

    “看来,你说得很正确,王大鹏不能分管重要的处室!”

    “没有大局观念的人根本成不了大事,几年前稻米基地项目争取的时候,如果不是市领导打招呼我就想给他一个处分,整天捣乱不做事对做事的人到处放黑枪,这种人我看到就生气。”黄天锋对王大鹏一直没有好的印象,认为不是做干部的料。这次推荐孙平和宋亚军,真如陈大龙说的,肯定是得了好处。

    “下面我会想办法整顿单位的风气,不过老家伙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当时说几句可能就拍板定调,当时想陈大龙这么明着反对就是和自己作对,错误了就错误地拍板看他陈大龙有什么办法,回来想一想后怕啊!现在不是在县里做领导的时候,脑袋一拍就定调,陈大龙很有县区领导的个性!”张贵心里虽然不满陈大龙,但是很佩服他敢做敢为的个性,也怕陈大龙到市领导或者纪委把自己和吕婷的事举报出来,毕竟陈大龙是唯一掌握证据的人。

    “知道你的脾气,所以我先表态,如果今天你真的硬性拍板,陈大龙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肯定和姜心成一样到市领导那里一闹说出真相,你就别想继续发展了,什么都完了,过几年和我一样,等待退休吧!”

    “所以说后怕!”

    张贵后怕不是因为党组的事,怕的是陈大龙不顾后果地举报自己,但是无法对黄天锋说出来。

    “老张,看来你手下得力的人不多,市委给你配的副职是不少,都是没有观点没有主见的人,不敢拍板的人,这样很不利于干事也不利于班子团结。这几年就没有出过当时的机场申报、姜心成的稻米基地项目让市领导关注的事情,要想领导重视必须出亮点出成绩,一定要多用干事的人,少用拍马坏事的人。”

    “我也想这样,可是……他妈的真的没有人。再说这个王大鹏,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看来分工一定要调整,和姜心成闹的也是他,这次又和陈大龙斗,这样闹下去单位的名声就完了。”

    “怎么调整分工是你的事,但是一句话这段时间做事要多考虑,要放下架子主动和陈大龙沟通这件事,话说开了也就理解了,多事之秋一定要注意工作方法不能出问题,现在很多人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

    “还是老家伙知道我,如果有几个像你这样看大局做事的人,我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

    后来,张贵局长和黄天锋两个人就聊了很多关于官场的人和事,以及最近普安的大事。

    王大鹏在办公室冷着脸,下午的事出乎王大鹏的意料,会前认为到了党组会上陈大龙肯定会接受这个安排,不同意也没有办法到了党组会上就是定调的事。

    以前陈大龙做办公室主任的时候,局长把孙平和孙小洪安排到办公室也没有经过他同意,陈大龙也多次表示不同意到最后还是接受了。

    这次王大鹏这么做想陈大龙至多表示不同意,但是局长肯定拍板把人调整到信息办,因为宋亚军是局长让吕婷推荐的。这两个人到了信息办怎么用那是陈大龙的事,最多把人扔在一边不用罢了。谁知道竟然在党组会上这么闹上一出,孙平等人的调整是小事,局长对自己有意见事就大了。这么丢面子的事以后谁还瞧得起自己。所以现在最好的补救方法就是让局长同意这次的调整逼着陈大龙就范。至于陈大龙说不做常务副主任,不过是小孩的把戏说说而已,好不容易到手的位置不能放弃。

    王大鹏就想要使陈大龙接受就要从各个方面做局长的工作,只要局长同意陈大龙也没有办法,那么以后自己说话也就更有分量了。

    首先从孙平入手,这个小子说陈大龙没有反对,结果根本就不是这样,看来孙平想欺骗自己通过利用自己达到目的,于是把孙平叫到办公室。

    孙平敲门进来,笑着问:“局长,会议结束了?”

    王大鹏出来了说明党组会议已经结束,孙平很想知道结果,如果通过了那么自己目的就达到了,自己就是处长了,那么就可以向下一个目标进发。

    王大鹏看了孙平一眼,没有说话。

    “局长找我有事?”孙平很疑惑,不知道王大鹏为何变成这样。

    “孙平,最近发现你很多事在瞒着我,也没有说实话,是不是这样?”

    孙平不知道王大鹏为什么说这话,难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回答是否定的。

    “局长,我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

    “是吗,你说请人给陈大龙打过招呼了,是谁打招呼的?陈大龙是不是没有反对?”

    孙平一愣难道党组会上自己提拔的事出了问题,那才是自己很关注的事。

    “周斌,秦华的丈夫,你认识的他和陈大龙做过同事关系也一直很好,周斌向陈大龙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当时确实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王大鹏有了信心,周斌的父亲做过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现在是人大副主任说话还是有分量的。再说秦华也是班子成员,如果拉上一个班子成员和自己一个战壕那再好不过了。

    “你和周斌的交情究竟怎么样?”

    交情怎么样孙平就不好解释了,认识周斌是一个同学请吃饭,后来一同去找小姐才认识的,孙平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晚上孙平第一次由两个小姐陪了一夜,并且整个晚上只要有兴趣就可以挺枪在小姐的身上自由地进出。

    回来后孙平告诫自己要忘记,可是夜晚却经常慢慢回味。即使和小黄做那件事,常常闭着眼睛把小黄想象成那天任由自己进出的小姐。

    周斌当着自己的面确实和陈大龙说过自己的事,一天下班后他请周斌吃饭说有事要他帮忙,吃饭的时候就说了想进信息办做处长的事,周斌很仗义当时就拿出手机打电话给陈大龙。

    饭后,孙平知道周斌的爱好,两个人就来到不远处的梦圆发廊把头洗洗。洗头房不一定洗头,泡足屋不一定泡足,洗头房都是为了满足男人的情欲。

    在普安吉庆街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有很多家洗头房都是清一色的铝合金大门,暧昧的红色灯光,在洗头房门口坐着打扮妖艳的小姐。

    孙平两个人进入洗头房,一位小姐开门:“先生请进。”

    进了门四处打量了一下没什么客人,环型沙发上坐着几个小姐,乍一看觉得都挺漂亮的。马上过来了一个30多岁的女人,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估计是老板娘吧。

    “先生洗头吗?”

    “我先洗头,他敲背。”周斌回答说。

    孙平就跟着一个小姐上了二楼,二楼被分成了若干个包间,随便进了一间不是很大放着一张床,一盏昏暗的小灯发出粉红色的灯光,四周充满色欲的情调。躺在床上细心观察小姐很清纯的模样,细眉大眼小嘴巴留着披肩发。小姐先帮孙平把外套和长裤脱了就开始按摩了,一会儿手就开始隔着内裤上下搓揉,她时而用整个手掌轻轻揉动。

    后来小姐开始脱衣服,一具雪白的胴体出现在面前,小巧的胸部,纤细的腰身,浑圆的屁股,三角地带黝黑的芳草跟雪白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孙平无法控制从背后贴上去手攀上了她盈盈一握的乳房,那天孙平从后面进入了小姐的身体。出来后,周斌笑着对孙平说发廊的小姐比洗浴中心的小姐厉害多了。

    想到这里孙平就回答说:“周斌是当着我的面给陈大龙打电话提到这件事。”

    “陈大龙怎么回答?”

    “他说这件事要经过局长点头,作为副职不能决定!”

    王大鹏点了点头就把党组会上,陈大龙不同意的事说了一遍,说现在局长也在犹豫,所以要尽快想办法,让局长和陈大龙都接受议题那才是双赢。

    孙平说:“我会继续去拜访周斌让他尽力,或者让周斌请秦华出面劝说陈大龙,他们夫妻两个和陈大龙的关系都很好。”

    “那好,赶紧去努力,能不能成功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孙平走后,王大鹏给吕婷去了电话。他知道要想局长改变主意,吕婷是最佳的人选她说话比任何人都管用。

    “吕主任,我是王大鹏,有个事要麻烦你!”王大鹏主动放弃局长的高高在上,称呼吕婷为主任。

    “局长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能做的肯定尽力。”

    吕婷心里虽然瞧不起王大鹏,认为他是个不学无术的东西,自己到了他的这个位置肯定比王大鹏要会应付,但是对分管领导表面上是要应付的。

    “其实是小事,就是下午开党组会讨论信息办两个处长人选的时候,你推荐的宋亚军陈大龙坚决反对,局长当时没有表态说成熟再考虑研究,你看看怎么办?”王大鹏的话很清楚,你和局长晚上说说局长肯定听你的。

    “知道了,不过我不是人事处长,人事上的事办公室不好插手,你先和局长沟通沟通,有时间我会向局长汇报这件事的。”

    吕婷挂了电话骂了陈大龙狗日的很多遍,想到这个家伙还是这个驴脾气,以前被教训得不够深刻,那么现在怎么办,对宋亚军肯定是要尽力的。

    宋亚军和吕婷扯上关系完全是金钱的关系,吕婷也知道宋亚军不是一个做事的人,很多领导都不看好他说这个人两面三刀,当时姜心成申请稻米基地项目的时候,宋亚军被黄天锋弄了个处分在收发室负责报纸档案等工作。

    一次吕婷要买房他主动联系说可便宜,一套房就是少了十多万,以后就联系多了,他送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多,吕婷就想给他要了一个副处长,最近他听说陈大龙那里处长要调整到位就和老婆来拜访吕婷,留下不菲的化妆品,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吕婷也就收了,于是请王大鹏帮忙。

    陈大龙很不愉快地走出会议室,站在门口的时候,接到万大松的电话:“大龙,干什么呢?没事到梅花宾馆来,我和几个朋友在此聚聚,你也过来吗?”

    下午党组会上的事陈大龙很不快乐,但是对万大松的邀请无法拒绝,毕竟是老领导对自己一直很关照,只好说马上到。

    党组会上事陈大龙心里很堵,他妈的局长又能怎么样?惹得自己火了把他和吕婷的事抖出来够他喝上一壶的。王大鹏又是什么东西?分管自己的时候就是一个小人,收了自己很多的礼物和购物券却在党组会上不给自己说话。

    这次可好把人插到自己的地盘上,招呼都不打,如此一闹至多不干了,到哪儿即使没有姜心成那么走运做个局长至少也是副局长,或者到县区,不管哪个位置也不能受这个气。

    陈大龙到了宾馆进入房间看到郝部长、万大松、周武、姜心成等人都在里面,就拉起笑容说:“不知道是哪位领导有面子,请来这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这些人都是普安有头有脸的人,平时工作很忙聚到一起确实不容易。

    郝部长等人在打牌,姜心成看到陈大龙进来就打个招呼说:“大龙领导在打牌到我这边来,兄弟两个人聊聊。”

    陈大龙就走到姜心成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说:“正好有很多事要请教姜局长,希望姜局长给个指示,否则不知道怎么处理。”

    姜心成就笑着说:“指示不敢,不过有需要帮忙的尽管说,是不是最近工作上有什么不愉快?”

    陈大龙就说:“工作上很好,没有什么事。”

    姜心成就笑着说:“大龙有事瞒着我就是你的不对了,听说有人要把人安排进信息办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刚才又听人电话告诉我,今天下午你们开了党组会,会上闹得很厉害否决了党组会的议题,有没有这么回事?事情发生了就不要怕不要有顾虑,如果你不想在那里干我明天就去市委那里把你要到农业局,我那还挂着畜牧水产局的牌子,你去做畜牧水产局局长,也是正处级岗位比在信息办好多了。”

    陈大龙不知道姜心成怎么知道下午党组会议的事,人说机关没有瞒着的事。党组会上任何事不能外说,只要出了会议室任何事任何人说什么话都知道很不正常。但是,在机关好像也很正常,就好比常委会研究干部一样出了会议室就有人知道研究的结果。

    “领导的耳目就是多,什么事都瞒不过。既然知道了,也没有瞒的必要,都是自家兄弟。”陈大龙就把今天下午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说现在看局长如何处理这件事,如果搞什么硬性通过,话已经说出来,肯定到市领导那里要求调离岗位不干这个主任了,没有任何权力和普通的处长有什么差别。

    “看来大龙脾气和我差不多,当时我是要不到人和局长翻脸,现在你是不要人和局长翻脸,不过没有关系永远那句话没有地方就去我那里!”

    万大松等人打牌结束了,就说:“姜心成你们也别聊了,来找位置坐下,酒席开始边吃边聊。”

    来的人都是有地位的人,都是经常来往的朋友,在一起就是谈谈话叙叙旧。

    酒席过后万大松说:“他先把陈大龙送到健身馆,陈大龙陪郝部长去健身,我们几个人过后找个地方去休息休息。”

    大街上华灯正放,车来人往。看着车外的景色,万大松说:“大龙吃饭前听刘红汇报了下午你在党组会上的事就把你叫了过来,主要是和你谈谈心,作为老领导还是那几句话做任何事做就要有成绩,哪怕闹事也要闹出水平,就说今天下午你的事明天所有市领导都会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沉住气。”

    “感谢老领导一直关心,可是张贵局长也许是王大鹏,这么做也太没有把我当回事,没有协商就想把人安排到我的部门,直接上党组会,说白了就是想以党组会的名义压迫我就范。”

    “王大鹏这个人是小人,做任何事从没有考虑过大局不值得多考虑,不知道张贵局长怎么重用这种人。王大鹏即使想和你斗他也不是一个强的对手,主要还是局长如果没有局长的同意能上党组会这个也不符合规矩,就说我的普安区说开常委会列上的议题我不知道那肯定是谁不想干了,所以最近和周武外去游玩一段时间就说出去考察,以不变应付万变。不过走之前向老领导卫副市长汇报一下,或者拜访一次,毕竟他是我们的领导,他也很关心你的情况。”

    陈大龙想一想,万大松分析得很有道理,就说:“听老领导吩咐。”

    万大松又说:“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就是你同学小李老婆的事,当时工作是我吩咐手下的人安排的,谁知道出现这样事。我已经让纪委的人找那个局长谈过话,局长也发誓说不再来往,可是局长昨天到我办公室汇报说小李老婆现在整天缠着他,局长就要求把她调整到别的单位。”

    陈大龙说:“他妈的没有道义的家伙,干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些,出事了就怪女人。”

    “母狗不翘尾,公狗不敢上!”万大松笑着说。

    “回去告诉你那同学,说什么也是一个堂堂的县纪委书记,在县里也是个说一不二的角色,如果不行就离了,以他现在的位置找个女人很容易。”

    “老领导,话是这么说,老婆还是自己的好!”

    “强扭的瓜不甜!”

    到了健身房郝部长已经站在门口,看到陈大龙和万大松下车,就笑着说:“你们在一起肯定没好事,有其师必有其弟子。”说万大松是陈大龙的老师,肯定又在谈论哪个什么坏事。

    “说我没有关系,千万不要这么评论大龙,他是很好的一个人!”

    陈大龙和郝部长一前一后走进建设馆。

    那天晚上,两个人如往常一样锻炼了很久。冲洗过后,到了下面的咖啡馆喝了一点东西,才各自回家。

    第二天张贵局长刚到班上,就接到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说钱副市长找有事。

    局长不知道何事赶紧前往,钱副市长做过张贵的领导,现在是常务副市长权力很大关系也很密切,很有可能接替市长的位置。到了市长办公室前,早有秘书长站在副市长门前给张贵局长指路,说钱副市长正在里面等他。

    局长看到副市长用很怪异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知道何事就笑着说:“老领导你这样看肯定有事,尽管吩咐!”

    “没有事,不过最近你最好管好你部门的事,那才是最大的事,不出事就是最大的事!”副市长看着局长,没有表情地说。

    “领导知道我愚笨有话尽管明说,也可以如以前一样做得不对尽管训!”

    局长在外面虽然要风有风要雨有雨,在这里还是要低声下气,官大一级压死人。

    “怎么说你,年底就换届了当前你要做的应该是稳定人心,不知道你最近怎么想的尽闹笑话,是不是不想进步就这么混下去!”

    局长很苦恼,不知道副市长说的是哪件事。

    “不要装着无辜的样子,早上一上班就听说昨天你开什么鸟党组会闹出大笑话,会上陈大龙和你的意见很不一致,没有经过协商就安排人到人家分管下面做处长,有没有这回事?你是局长做事要讲究方法讲究策略,不能脑袋一拍想怎么就怎么,现在市长市委书记肯定都知道了,对你影响很不利。”

    “老领导,事情不是这样的。”

    张贵局长心里不由一冷,事情比自己想象的严重多了,正如黄天锋分析的肯定有人想利用这件事,就想解释。

    “别解释了,现在政府大院都在传说这样对你很不利,一个姜心成就提醒过你做事要小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你可好陈大龙刚去一个多月就闹了起来,不要解释了,赶紧回去把事情摆平,千万不能让陈大龙和姜心成一样到书记市长那里一闹,说不干了要求离开那里,一次书记市长不知道谁是谁非,两次就不一样了,不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责任。”

    张贵局长很害怕,看来有人想利用这件事整垮自己,可是目的是什么?年底的政府换届?那可是自己最大的目的,肯定不能出问题。

    “感谢领导关心,回去肯定好好整改!”

    “你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到了关键时候生活细节上也要注意,该断的要断了免得被有些人做文章,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

    从常务副市长办公室出来,张贵局长擦了汗,心里骂道假如我他妈是领导肯定更会教训。站在楼下想一想,领导说得很有道理赶紧往回走处理该处理的事才是关键。

    回到班上张贵局长决定找陈大龙谈谈,很快办公室的吕婷就进来回话说陈大龙办公室没有人,问朱宁说今天没有看到陈大龙来上班,打电话无法接通。

    张贵局长暗道狗日的陈大龙想玩什么虚头,难道真的到市委领导那里去了?于是对吕婷吩咐说尽快想办法联系上他,问问司机。

    司机很久有了回话说陈大龙今天外出考察一卡通项目去了,估计这时候在飞机上无法联系。司机是领导的心腹,什么时候知道说什么话。

    张贵局长听了回话坐在那里很久,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句话。如果考察为何不带走信息办的任何人?看来不是那么简单。

    晚上张贵局长到了吕婷那里,激情过后吕婷枕着他的胳膊摸着胸部,紧紧地挨着局长说:“和尚,有件事很想问问你。”

    “只要不是问我想不想再干你一次,有什么尽管说!”

    吕婷说:“听人说昨晚党组会没有开成功被陈大龙给闹僵了,今天让人联系陈大龙是不是为了这件事?他这么胡闹难道就这么便宜了他?”

    局长看着吕婷心想他妈的你又想说什么,这件事自己一直烦着呢,于是问:“你说怎么办?”

    “小泥鳅翻不了大浪,我认为为了维护一把手的绝对权威,维护政令畅通现在最要紧的是做其他班子成员的工作把党组会上的议题落实到位,不能因为陈大龙一个人的反对就阻碍政策的执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作为领导干部陈大龙应该比一般人了解。”

    如果以前这样说局长肯定很高兴,认为吕婷了解自己很适合官场。

    从钱副市长办公室出来后他想了很多,为了仕途能有所发展必须注意很多,千万不要被人说出什么抓住什么。

    就说和吕婷如果不是被陈大龙抓住把柄能有陈大龙的今天,说不定陈大龙还是办事员,在自己手下如狗一样听吆喝。

    陈大龙即使不提以前的事,就是党组会上这件事说出去也是致命的,这个时候让我去得罪他不是和自己的前途开玩笑?男人没有了前途,等于什么也就没有了。再说如果不是局长,吕婷能把腿拉开给自己白用几年?

    “陈大龙把以前我们在公园的证据拿出来,送到市领导那里你认为会有什么后果,是不是为了这口气,为了所谓的权威我的局长位置不要了?”

    吕婷听局长的口气,知道不对劲,赶紧说:“人家是关心你,看你很生气就想维护你的权威!”

    张贵局长知道吕婷不会无缘无故地提起这件事,她也参与了这件事,会后听王大鹏汇报说宋亚军是吕婷极力推荐的,当时认为吕婷推荐了局长肯定同意了,所以就没有和陈大龙沟通。

    王大鹏这么说很简单,吕婷说了我就执行,变相地告诉局长你和吕婷的那点破事大家都清楚,谁知道吕婷说的话是不是你局长安排的。

    看来吕婷肯定背着自己拿了宋亚军的好处,否则不会这么卖力。女人放在身边身体奉献多了,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就能代表局长行使权力了。

    副市长提醒的很清楚生活细节要注意,说明吕婷已经不能放在身边了,只有让她走出发展改革局,只要局长位置在手女人多的是。

    “知道你是关心我,会好好感谢你的。”说完张贵局长又把吕婷狠狠地按在身下,吕婷无可奈何地闭上双眼。

上一页 《对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