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晚上张贵局长就如小偷一般来到吕婷的家,进了门后还仔细地回头看看。

    吕婷就问:“你看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人跟踪你,还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别人看到,到这里也不是第一次了,需要这样吗?”

    局长说:“不小心不行,陈大龙就是这样抓住我们的把柄才让我到现在都怕他。现在张长兴又不知道想怎么样,今天他到我办公室说要求尽快解决挂职时被免除的职务。说话口气很重,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子又抓住了我的什么把柄。”

    吕婷就说:“张长兴的头脑简单,没有陈大龙好使用。他是不会想到像狗一样跟踪的办法的,你放心,张长兴的几招式吓不倒我们。”

    “小心行得万年船,关键时候事事要小心,时时要小心才能稳坐钓鱼台。”

    “整天这样躲避也不是个办法,只有想个办法处理!”

    局长说:“是啊,躲肯定不是办法,最近正在考虑给张长兴一点甜头,否则真他妈的闹起来对我的发展也不利……”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就骑上了吕婷的身体。

    进出过后张贵从女人的身上滑下来,摸着吕婷的奶子说:“以后晚上我得回去,这段时间我们都要注意影响。”

    吕婷枕着他的胳膊摸着他的胸部肌肉说:“看你也很棒的,就这么点事就把你吓成这样,不过是张长兴,看我怎么摆平他。”

    局长说:“你有什么办法,不是用自己身体去摆平吧?”

    吕婷很不屑地说:“你以为张长兴像你一样没有女人过不了日子,再说真这样,你舍得吗?”

    局长忙说:“就是不要这个位置,也不能让别人碰你一下,你是我一个人的。”说完他像证明自己决心似的把吕婷紧紧地抱住。

    陈大龙从牛州考察回来后,部门补充人手就成为很急的事情。

    普安市信息化办公室,虽然是常设性临时机构,但是省里却成立了信息产业厅,作为政府组成部门下面的信息办要完成省里布置的工作,就是说普安的信息办六个人,每个人要对应省里近两个处室,全市的信息产业发展、软件服务业发展管理,通信网络规划和市电子政务都是信息办的事,自从陈大龙上任后,这些事都一起压了过来。

    陈大龙就问朱宁:“以前省里和市政府布置的工作任务是怎么完成的,很不理解现在的实际。”

    朱宁说:“一般的事几个人就应付,如果大的任务下来了就从发展改革局机关或者下属单位抽调部分人手过来帮忙,任务完成了借用的人就回去了,很少主动开展工作,能把上面的目标检查应付过去已经很不错了。”

    陈大龙充满疑惑地问:“如此应付等着球打,怎么能把工作做到有起色做出成绩?”

    朱宁笑着说:“大龙,这种局面还谈成绩?能把任务按时完成,不犯错就谢天谢地了。”

    如此忙于应付不求成效不是陈大龙的个性,作为年轻人做事就要做好,不求最好也要更好。陈大龙于是打电话到人事处,让刘红取来信息办的“三定方案”,“三定方案”是一个单位成立和开展工作的依据具有法律效应。

    市委市政府关于成立信息化办公室的相关文件,知道普安市信息化办公室有行政编制是13个,其中主任副主任3名,下设3个处室,处长3个,副处长1个。现在的状况是只有5个人,不包括领导人设有两个处室只有一个处长。

    再说在位五个人四个不是本专业,根本不能独立研究开展工作,而唯一的处长朱宁对信息办的工作好像没有热心,如此状态如何能开展工作。

    中层干部如果不花时间去学习业务这是大事,中层干部是干什么?是决策的执行者,领导制定了政策,怎么执行就是中层干部的问题,而中层干部却不花时间或者精力研究,怎么能把决策执行到位。

    领导是决策者中层是执行者,领导的才能体现在决策上,中层的能力体现在执行决策上。

    陈大龙把朱宁叫到办公室说有件事必须尽快做好,就是人员的充实和调整,没有人谈什么都是假的,谈好了没有人去执行等于白说,作为领导人做决策者不可能整天到处跑,他吩咐朱宁起草了一份关于信息办要求进人的报告。进人报告必须说明信息化工作开展的需要,特别是一卡通项目建设的需要,急需补充有经验有专业能力独当一面的人才,开展信息化的各项工作。当然优先考虑本单位的那些处长们和有经验的专业人才,如果本单位没有人员满足需要希望从外单位引进或者公开招聘。

    这天陈大龙收拾好办公桌上的物品准备出门,接到小李的电话问,你在哪儿说话方便吗?陈大龙不知道矮子什么事就回答说正要下班,做什么都很方便。

    小李那边停顿了一会后,说道:“听人说你负责的信息办准备进几个人?”

    陈大龙感到疑惑,信息办进人的事小李怎么知道?不知道他问这话什么意思,难道……

    “狗鼻子很灵吗,是想进几个能独当一面有经验的专业人才?现在信息办紧缺的就是人,工作很难开展,怎么了?”陈大龙和小李说话用不着拐弯,有什么说什么。

    “这边有个人想调到市区,能不能帮忙?”

    普安有八个县区二百多个乡镇,县乡工作的人想到市直单位工作的人太多了,有的人花了十多万都没有如愿。市里和下面待遇的差别很大,人生活质量也肯定不一样。

    陈大龙就说:“不知道是不是我需要的人才,是专业的可以优先考虑,否则免谈。”

    “不是专业人才,就是想找个渠道调到市区,只要你答应要人事局的关系不用你去协调,怎么样?”小李接上问。

    陈大龙想到上任没几天,进人的事还没有开展就有人打招呼,并且是小李看来很不正常。

    为了工作的正常开展,这个口子暂时对任何人都不能开,一开下面就很难控制了,就说:“老朋友,不说假话,如果不是专业的,对不起免谈!”

    “既然这样,肯定有你的理由那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多年的朋友知道能做的肯定就做了,不能做说也是没有用只能让对方为难。

    挂了电话,陈大龙想了想后就打电话给满红,看看这件事是不是人事处传出去的,否则小李怎么知道,小李过后说不定小王、小张、小毛等人也会提出同样的事。电话通了后,刘红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龙,正在洗澡,干吗?”

    “想你了,想美女不应有时间限制吧!”

    陈大龙想到正在洗澡的刘红,想到那晃动的丰乳诱人的身材,很激动笑着说。

    “骗吧,这些话骗小女孩差不多,老大姐就免了,快吩咐什么事?”

    陈大龙就把信息办准备进几个人打了报告,进人的事还没有开始就有人打招呼希望安排亲戚朋友的事说了一遍,说自己考虑了很久一个多星期了,朱宁肯定已经把报告给了人事处,就问是不是你那儿传出去这个消息的?这样很不利于工作的开展。

    “大龙,你说什么?人事处从来没有看到你信息办的什么进人报告,你查查是不是你那儿弄错了?”

    “肯定?”

    刘红的回答,让陈大龙感到很奇怪,难道进人报告还没有递给人事处?

    “大龙,一起工作多年,大姐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骗别人也不会欺骗你,确实没有看到?如果交给别人也应该转到我手里了,虽然不是你这层的大领导,但是处室内的几个下属还是能控制的。”

    陈大龙就想到知道这个事的还有局长,难道是局长?回答是否定的,局长没有必要这么做,他想安排个人随时都可以哪个岗位都可以,当时提出进人的时候,陈大龙向局长汇报过。

    局长作为信息办主任一把手,有什么事特别是进人这类重大的事,没有局长同意是不能随意拿方案的。

    局长当时吩咐说为了工作尽快进入正轨进人是很有必要,进什么样的人你拿方案,让人事处考虑,到时候党组会议研究。信息办没有党组,很多事都要经过发展改革局党组名义进行研究。

    那么,就是朱宁那儿出了问题?陈大龙想不通朱宁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再说进人本来就是敏感的事,何况还涉及人员的提拔,在人事处工作过的朱宁应该知道人事纪律。

    第二天,陈大龙走进办公室就打电话让朱宁过来。朱宁进入办公室,陈大龙就问上次吩咐进人的方案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交给了人事处了?

    朱宁回答说:“这几天一直很忙,当时考虑也不是特别急的事就给忘了,还没有弄好。”朱宁的回答陈大龙很吃惊。

    陈大龙心里很不满,这么急的事还说不急。如果不是以前同事的关系肯定发火,陈大龙忍住火气说:“朱宁,你作为综合处长实际就是办公室主任,要知道什么是主要的事什么是次要的事,每天做事要解决主要矛盾,这样才能推进整个工作,进人是信息办这段时间的头等大事,没有人做什么事?有人才能开展一切成功一切,否则什么都不要谈。”

    “那我回去把手里的事处理完,今天抽个时间做好明天交给人事处!”

    陈大龙听了这话火就压不住了,一个两页纸的报告还要等到明天,如果是在县区早就让她滚蛋了,这种素质的人还在自己手下混,还能指望她做什么事?

    “朱宁,如果今天上午下班前忙不出来,进人报告就不要你弄了,告诉我,我自己来起草吧!”陈大龙很不客气地说,这句话的分量和含义傻逼都知道是什么,不能做就尽快走人。

    朱宁看着陈大龙很不认识似的,以前的陈大龙对自己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看来陈大龙也变了自己先前的很多想法完全是错误的。

    陈大龙不知道朱宁为什么把进人的事拖得很久,说忙那是庸人拖延的借口,那么泄露进人的事是不是朱宁?如果是目的究竟是什么?

    陈大龙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小李的手机,就想问问小李是从哪儿知道的。

    小李听了陈大龙电话后,很不客气地说:“大龙,信息办进人的事,地球人都知道。上次为了县里的一个项目请发展改革局的几个处长吃饭,他们都知道说信息办最近要进人,晚饭结束后才打电话给你,你现在问这事究竟什么意思?”

    陈大龙很吃惊,看来很多东西自己是不了解,就回答说:“就是问问你上次说的那个想进市区的人情况,能不能帮忙?”

    “兄弟之间能做就做不要为难,那是老婆的一个同事家的孩子,前几年考公务员在县区,找了很多人想进城都没有如愿,听说你那边要进人,知道我俩关系就让我帮忙,我不过是问问没有任何的意思。如果就是简单的进人进谁不一样,如果是进专业干部那就算了,免得给你添难度。”

    “你一个纪委书记,进个人到市区应该没有问题,如果真的需要我帮忙以后再说吧!”对于小李,没有特殊情况他是不会乱说话的,他不是一个乱说话的人。

    挂了电话,陈大龙想到离开发展改革局几年,看来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自己不了解,包括朱宁,虽然当时自己提拔副局长的时候,因为有人举报的事刘红给自己分析过那人就是朱宁,陈大龙没有放在心上过去就过去了。

    这次只有局长、自己、朱宁知道的事情,为什么还没有开始就是人人皆知?也许是局长和吕婷在一起健身的时候说了,吕婷那个破嘴就告诉下面的人,所以就人人知道了。

    陈大龙正想着时,朱宁就把进人的方案送了进来有点情绪地说:“陈局长方案弄好了,你看看把个关。”

    陈大龙拿过来看了一遍没有说什么,在人事处工作多年的朱宁知道如何落实领导的要求,准备从单位或者外面选拔处长2名,副处长1名,专业人员3名的要求等都很具体。

    陈大龙笑着说:“朱宁,刚才说话可能有点急,希望你能理解不要介意,现在没有人做事工作很难开展,我很着急。”

    “很理解领导的难处,你有什么尽管说,大家在一个办公室多年这点还不了解!”

    朱宁笑着回答,心里骂道假如你他妈是办事员,或者和自己一样,你还敢吗,做点官就有架子了。想他妈的以前一起做办事员的时候,如狗一样跟在自己身边,想什么自己很了解。现在做了领导了,就他妈尾大不掉了。

    “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说明大家还是朋友以后希望相互帮助在工作上多支持!”后来,陈大龙让朱宁以信息办的名义,弄个红头文件送给刘红等下次开党组会研究。

    当夕阳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俯视大地的时候,信息化大楼里开始传出杂乱混合的声响,有关门声、说话声、脚步走动声,下班的时间到了工作一天的人们都忙于回家,不到几分钟整个大楼就变得冷清萧条,安静得如墓穴一般。

    阳光很偷懒,一会儿就躲进西边的山后面,盖起厚厚的棉被睡觉去了,把偌大的天际交给了无边的黑色,天地间的万物无奈地被披上一层黑黑的面纱,万家灯火如鬼火一样在黑色中闪耀。发展改革大楼里的一个房间,一点火星在黑黑的空间里面快速地一闪一灭,偶尔的咳嗽声让人知道有一个人在黑暗中抽着烟,浓浓的烟雾从半开的窗口慢慢涌出立即与外面的夜色缭绕成一体。

    王大鹏局长很喜欢一个人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关了灯在黑暗中思考。

    自从参加工作,许多事情包括他的爱情都是在这样的黑暗环境中考虑成熟的。年轻时每次遇到重大的问题,做了副局长后很多大事他都会选择下班后关上门一个人抽着烟轻松地思考。

    作为一把手的得力助手,分管办公室人事处需要思考的难题实在很多,一步想得不到位就有可能给仕途带来恶劣的影响,得罪那些有头有脸的人或者有背景的人那就惨了。

    官场谁都知道做官不怕没做事,不怕不干事,就怕得罪人,就怕做错事,百功不抵一过一个过错,一个过错就可能让一个人一无所有,一个过错就可以让一个人粉身碎骨,身边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

    陈大龙的上任对王大鹏来说是个严重的打击,但是一把手局长还没有走说明事还没有定论,就有希望接替局长的位置,当时张贵提拔为一把手局长很多人包括自己也都没有看好,那么自己能不能也如张贵局长当初一样黑马奔出坐上局长的宝座。

    前一段时间朱宁向王大鹏汇报信息办要求进人的事后,王大鹏就吩咐朱宁找个理由拖一拖,进人报告到自己这里再拖一拖,一拖二推目的就是不让信息办的人手尽快调整到位,同时向外宣传信息办要进人,那么就会有很多人想这个岗位很多人就会来找陈大龙帮助,如此一来陈大龙肯定是应付不暇,王大鹏这么做就是要看看陈大龙有什么过人之处。

    现在局长为了副市级整天忙着跑关系,单位人事上的事几乎都是自己说了算,信息办虽然相对独立但是人事上不独立,说明自己就有机会参与就有机会把自己的人安排进信息办,从而控制信息办,朱宁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朱宁成为王大鹏的人和姜心成提拔到市政府办有关,姜心成走了朱宁虽然做了农经处处长,但是上面没有人罩着所以级别只能到此为止。

    王大鹏却不同,他有着做过副市长的父亲,在姜心成走后的第二年就做了局办公室主任,两年后又被提拔为党组成员副局长分管农经处和发展规划处。一个人走背运走路都会跌倒,顺利了山也挡不住。

    王大鹏对此很有感触。谁也没有看好的王大鹏,几年就爬过几个台阶走上了领导的岗位。

    做了副局长的王大鹏,每次看到朱宁那漂亮的脸蛋和挺拔的胸部,特别是整天裹得很紧的屁股就有了那种欲望,时常想如果进入她的身体肯定很幸福。

    男人有了这个方面的心思,肯定到处寻找机会创造机会。

    一次召开全省农业推广项目申报工作会议,王大鹏和朱宁两个人参加,会议结束的那天晚上王大鹏带着朱宁陪同省里的处长到外面去喝酒很晚才回来。

    那天晚上王大鹏为了省里能给普安多几个项目喝了很多有点醉了,上楼的时候朱宁就扶着王大鹏。

    王大鹏虽然醉了上楼时和朱宁身体的碰撞还是有感觉,几下碰撞把他的欲望给撞了出来,听到欲望在体内汩汩地流动,欲望如毒液顺着血管慢慢燃烧全身,全身的汗毛都被感染,发出了欲望的呐喊。

    酒壮熊人胆,王大鹏趁着酒劲就摇摇预试了。

    两个人走到房间的时候王大鹏就顺手把朱宁了拉进了房间,关上门紧紧地抱住,大手在篮球一样的胸部搓揉,欲望如江水在体内翻涌。

    都是过来人知道下面的内容,就好比一个人看熟悉的动画片,看了很多遍看到一个画面就知道下面接着的几个情节。

    开始朱宁愣了一下,后来就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顺势躺在王大鹏怀里,一副任由他处置的模样。王大鹏没有思考一手抱起她一手就开始脱衣服,跌跌撞撞地把她扔到床上。

    王大鹏解除朱宁身上武装的时候,朱宁又半推半就地挣扎了一会也就不反抗了,无助地躺在床上大腿分开,短裙下现出白色的三角内裤。

    王大鹏急速地扒掉女人的外衣,看到那对乳房撑得乳罩高高耸立。他咽了一下口水没有解开女人的吊带,直接拱进乳沟咬向女人丰满的乳房,双手急切地摸向女人的裆部。

    身下女人发出低低的呻吟,柔弱无力地将娇艳的脸庞扭到了一边,乌黑的波浪长发散乱在床上,扭动着下身,等待着什么。

    王大鹏进入的时候,朱宁很清醒,但是没有拒绝……

    进入官场就知道做官很难,想在官场混得人模人样更难,要想有所作为就必须有人罩着,否则寸步难行。就如吕婷什么都没有,一个企业的工人就是有局长做后盾,摇身变为办公室主任,说不定马上就提拔为副局长了。

    女人有时候很现实,现实了就会半推半就。

    后来普安市信息化办公室成立挂靠在发展改革局,王大鹏就推荐朱宁到信息办做了处长,朱宁当时很不理解。

    王大鹏就解释说信息办是个新单位,最近几年肯定要提拔一个副主任,如果有机会自己肯定会尽力推荐她的。

    后来市政府搞一卡通,王大鹏当时认为一卡通非己不可,谁知道过于自信失去机会来了姜心成。

    姜心成很欣赏朱宁也做过朱宁的领导,但是朱宁知道如果有提拔的名额,姜心成一定不会推荐自己,只有王大鹏能帮助自己,于是就把姜心成所做的一切透露给王大鹏。

    姜心成因为稻米基地项目的事对朱宁可以说很信任很放心地使用,把一切都告诉了朱宁。朱宁为了能在官场上前进一步把身体都押给了王大鹏,所以姜心成做任何事的底线王大鹏都很清楚都能了如指掌。兵法上讲,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王大鹏有了朱宁就能控制姜心成,很多次党组会上姜心成的合理提法都无法满足,都是王大鹏提前和别的副局长们沟通的结果。

    在政府办服侍过市政府领导多年的姜心成肯定不能接受,多次到市领导那里反映这边的情况,要求信息办人事财务完全独立,否则就不干了。后来,姜心成无奈地回到了政府办。

    王大鹏这么做肯定得到局长的首肯,所以姜心成走后的一段时间局长也很兴奋。

    后来局长感觉到在这场游戏斗争中,表面看是自己胜利了,其实失去的远比得到的要多。很多市领导因为此事,对局长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姜心成出去后王大鹏认为机会来了,信息办应该轮到自己负责了,一卡通也由自己负责了,只要做好就是一个形象工程就是长面子的好机会就是做局长的好前兆。王大鹏和朱宁都高兴了很长时间,在一起做爱的兴趣都浓烈时间也长久。

    世事难料,就在王大鹏一边请父亲打招呼一边独自高兴的时候,市委一次常委会打破了他的所有幻想,陈大龙来了。王大鹏就让朱宁继续留在那儿,一起想办法把陈大龙弄走。

    朱宁对陈大龙布置的进人方案,按照王大鹏的要求一直拖着没有起草。早上陈大龙吩咐朱宁起草的时候,朱宁就想拖到晚上和王大鹏商议对策,谁知道陈大龙不是那种办事拖延的人说的话很到位,朱宁只能按照要求把进人方案报给了刘红。

    朱宁知道陈大龙的做事风格完全改变了,是个说什么就要做什么的人,没有机关领导干部的拖沓作风。这也是人们传说陈大龙是个干事的人的原因之一吧。

    王大鹏听了汇报后对朱宁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想得太多,进人报告到了人事处最后还是要交给自己,作为分管领导随他怎么折腾都在自己掌握之中。

    话是这么说,因为姜心成的事张贵对自己已经很有意见,现在陈大龙的事就不能再明着对抗,陈大龙做过自己的下属多年,知道这个家伙是属狗的,有时候不遵守官场和谐第一的规矩当场就会翻脸,所以当前能做的就是拖,拖不过就胡,一拖二胡让陈大龙是有苦说不出。

    陈大龙上任的第一把,肯定是要进人,人才是万事成功的关键,没有人谈什么都是假的。

    现在信息办的几个都不是做事的人。就说朱宁,姜心成争取国家稻米基地项目的时候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这几年不知道为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做事很不尽心给领导人的感觉很不好,所以王大鹏几次想把她推荐为后备干部,都被局长毫不犹豫地回绝了。

    局长严肃地说:“朱宁都能被推荐为后备干部,发展改革局加上信息办、企业上市管理办公室、机场建设管理办公室40多个处室,我怎么给这些冲锋在一线的处长做交代,我怎么能指挥人干事,能者上庸者让这才是用人之道。”

    可是谁能进信息办?陈大龙和局长的目的一样都是先考虑单位内部,那么副处长、副主任、主任、科员们肯定都摇摇预试,信息办虽然不是发展改革局机关,但到了那里毕竟是一个处长,毕竟有了一个平台一个台阶。至于机关的二老处长们,肯定不会考虑到信息办的。

    有了此考虑王大鹏就想推荐孙平到信息办做处长。虽然孙平对陈大龙很不满,也有点怕陈大龙,但孙平表示过即使怕为了位置也会到信息办。再说陈大龙是领导了,肯定不会如纪检组的老王,流氓似的靠牛劲,官场上看到的是权术不是刀光剑影。

    王大鹏也安慰说有机会肯定先去占个位置,干一段时间不好就申请回到发展改革局,那么回来也就是处长了,做了处长就有了上再高台阶的机会。

    孙平当然想那个台阶,对陈大龙是怕但是不得罪陈大龙就是了。得罪不起躲得起,到了信息办要求自己做事就做事,不要求自己了就等着,等球打的本事还是有的。

    小黄也知道孙平迟迟不和自己结婚的原因,孙评说一定要坐上处长后结婚。小黄就想身体已经给人家上过几百次,黄花菜已经变为残花败柳,想找别人也不一定有孙平现在的位置也就忍了。

    王大鹏就给孙平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你一个准确消息,信息办进人的报告今天已经到了人事处,估计这几天就到我手里,党组会研究之前一定想办法和陈大龙沟通,到时候党组会上我推荐你,陈大龙坚决不同意那就麻烦了。”

    陈大龙是信息办的常务副主任,就是处理信息办常规的任何事,包括进人提拔人只有他说话最有权力,局长兼着主任那不过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就在王大鹏想把孙平安排进信息办的时候,陈大龙和姜心成、万大松等人在宾馆的一个包间吃饭,说是为陈大龙升职祝贺。

    陈大龙当时就说,副主任不能说提拔,所以说升职祝贺就免了,只当是在一起聚聚。都是自己人,到了一起喝酒就没有了谱,六个人喝了五瓶白酒,都喝得差不多才说不喝了,下楼到洗浴中心去泡泡。

    陈大龙和姜心成就到了下面的足疗店,躺在足疗室陈大龙喝了一口水笑着说:“姜局长,你到农业局享福去了,把那个摊子给我,一个月下来一句话,很累!”

    姜心成说:“你年轻累一点受得了,我岁数大了就不行了,所以主动退出推荐你继续干。”

    陈大龙说:“老领导这么看重我不干也说不过去,不过老领导留下的基础我看很雄厚,如果顺利到11月底一卡通也就真的能通了,我就可以真正的享受老领导留下的成果了。到公交公司协调的时候,李总和我说的话回来想了想,假如没有你的前面基础肯定拿不下!”

    考察结束后,姜心成带着胡兵到公交公司、银行、劳动局就一卡通项目的事进行了沟通。

    公交公司的李总就说:“陈局长你来之前姜心成局长就给我打过招呼,也不瞒你他和我是大学同学,所以项目只要是你做的就是牺牲几百万也不成问题,和姜心成当初达成的协议也永远生效。当然如果你不负责了,今天的话还有和万大松、姜心成之间的协议就等于没有说。”

    陈大龙知道什么意思,胡兵昨天算了一下,全市公交发卡大约100万张,每张卡30元押金,那么就是3000万的不动资金,加上每张卡上有几十到上百的电子钱包供乘车刷卡,又是大约6000万到一个亿的不动资金,公交公司可以随意使用。但是如果公交的卡并到一卡通,这笔钱必须退还给用户,那么每年的利息就损失很多。

    陈大龙当时就说:“姜心成局长答应的补助让损失最小化的观点我也肯定坚持保证到位,感谢支持一卡通项目的建设。”

    李总就说:“还是那句话,你来了肯定配合,不过最好是在公交卡上增加功能,可是劳动局是否答应社保卡被兼并问题,才是需要解决的难点。”

    到了劳动局分管领导很不配合,一句话——比较困难,国家劳动部很明确医保卡的密钥不能给任何部门,同时医保卡不能改名,但是可以在医保卡上增加功能,把银联、公交的功能都增加在医保卡上面。

    公交公司的积极配合,陈大龙知道和姜心成有很大关系,当然要感谢。

    姜心成说:“大龙都是想为普安百姓做点实在的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尽管问尽管吩咐,能力范围内全力以赴。”姜心成知道陈大龙和自己一起足疗,肯定有什么事要问。

    “很多事无法明白,只有请老领导解释迷津,首先就是朱宁,她和我在人事处是同事也是你的下属,以前关系都很好,可是最近我发现她做事根本进不了状态。”

    姜心成看着陈大龙,没有说话。

    陈大龙就把十天前安排朱宁起草进人报告今天还没有完成,早上吩咐了又说明天起草,这不是明显的拖延吗?如果不是看在同事多年的份上今天肯定不给她面子,能干就干不能胜任立即走人。

    姜心成笑了笑说:“女同志发生这种事很正常,再说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也不方便,要多为她考虑考虑。”

    陈大龙看着姜心成,希望他继续把话说下去。

    姜心成继续说:“大龙,我还是那句话,在她面前把工作说得简单一些。”

    “希望领导说得直接点!”

    “怀疑一个人的能力,重要的事情就尽量不让这个人参与,吩咐她做点能做的事!”

    陈大龙和姜心成足疗过后穿好衣服出了宾馆握手告别,刚准备上车手机响了起来,是小李。

    陈大龙就问:“矮子,这么晚了什么事?”

    小李很低沉地说:“老地方喝酒,不见不散。”不等陈大龙回答就挂了电话。

    听小李说话的口气陈大龙知道矮子肯定又遇到什么麻烦事心情很不好,说的老地方是黄河广场附近的一个大排档,以前两个人单身住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到大排档喝啤酒喝到深夜三四点,才相互搀扶往回走,每次只要说喝酒老地方就会知道是那里。

    陈大龙告诉司机地点,下车后就让司机先回去自己有点事要处理。

    到了大排档小李已经把菜点好啤酒也打开,看到陈大龙就说:“坐下,喝酒。”

    陈大龙看到小李喝酒的时候,如赌气般把啤酒直接向嘴里灌,就夺过酒瓶说:“你他妈想喝死可以,喝死之前至少要告诉我为了什么事喝死。”

    小李叹了一口气,摇了下头没有说话。

    陈大龙就说:“矮子,你他妈是不是男人,什么事尽快说。”

    小李在陈大龙再三催促下说出的事让陈大龙很吃惊,小李说:“最近两年听父母说自己的老婆王丽和哪个哪个有来往,想自己在县里做领导经常不在家,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遇到重活累活难免需要找人帮助,开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次数多了就开始怀疑传言的真假,在父母的要求下他就授意一个朋友去调查,知道老婆和单位领导确实有那个关系,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就忍了,于是和老婆认真的谈了一次,希望她到此为止。”

    昨天晚上小李下楼扔垃圾看到王丽单位那个领导开车送她回来,到了楼下竟然在车里接吻,车窗都没有关,小李很生气把那个领导拖下来弄得他当场喷血。

    回到家王丽不仅没有悔过的意向,反而指责小李下手过重让领导住院。

    于是小李和老婆摊开,王丽很霸道地说当初嫁给小李就是可伶他,要人没有人要钱没有钱,住的还是前妻的房子,说如果不能容忍就离婚。

    儿子今年八岁了,小李不知道怎么办,怕离婚对孩子的成长不利。

    陈大龙当然生气,想当初王丽没有工作的时,把小李当成是宝,深怕被别的女人抢去,现在有工作了就牛逼了就追求他妈的对称了,他生气地说:“我会让万大松处分那个领导的。”

    小李说,找陈大龙就是希望万大松能出面给那个领导一个警告,此事到此为止,也不希望追究什么,闹大了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陈大龙很理解地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两个人又如从前喝到后半夜三点才结束。

    到了家里黄瑶很纳闷,说:“大龙,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手机也关了,真让人着急。”

    陈大龙就解释说:“小李最近遇到点麻烦事,两个人谈谈不想被别人打扰就把手机关了,下次肯定注意。”

    上床后黄瑶听了陈大龙的叙述,叹了口气说:“当时你给王丽找工作,我就提醒说如果夫妻身份平等了,这种人就会追求所谓的平等讲究对称,没有饭吃的时,有钱的乞丐都是宝。有钱的时候,宝也是乞丐。”

    “谁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夫妻两人带着儿子好好过日子多幸福,净他妈的找事不认真过日子,现在我是不是……”

    黄瑶说:“夫妻没有隔夜仇,你就和万大松说说吧,让他提醒那个局长,也许此事就很简单地过去了。”

    第三天早上,万大松就回话说:“大龙,你吩咐的事我已经安排人给办了。”陈大龙就知道万大松说的是小李老婆的王丽的事,看来万大松已经安排人给那个领导打过招呼。

    在区县里区委书记就是皇帝,说让一个局长下来太容易了,想让一个局长进去也很容易,只要授意纪委去办他,没有进不去的。

    人说现在官场没有错抓只有漏抓就是这个道理,说白了只要进去没有一个没有问题。

    万大松还说:“纪委已经谈过话,说如果再听到类似的举报,只要真实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等待纪委查办。”一个局长没有职务就是普通的老百姓,谁还能跟他。

    万大松的电话刚接过,局办公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吕婷说:“陈局长今天下午开党组会,请准时参加。”

    陈大龙挂了电话感到奇怪,开党组会会议的议题应该提前告诉参会的局长,如果议题是和自己分管的事有关的肯定要协商得到同意,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人告诉自己党组会的议题,是忘了还是……

    想到信息办要求进人的事那是刻不容缓,不知道这次有没有列入党组会议题,就打电话给刘红让她到自己办公室来一趟。

    “什么事?”

    刘红很妩媚地进入陈大龙办公室,看着陈大龙。

    “第一是想美女了让你过来欣赏欣赏,第二就是信息办进人的报告已经给你了,怎么样了?”

    “怎么?没有人把方案事先告诉你,你那边要求进人,王大鹏局长已经让人事处拿出初步方案,让孙平和宋亚军过去提拔为两个处的处长,别的人因为专业和岗位原因暂时没有合适的,过一段时间对外公开招聘。”刘红很认真地介绍说。

    陈大龙很冷静,县里多年的经历告诉他遇到任何事要很冷静,机关是冷静的人掌握的。

    “知道了!”陈大龙拉起职业的笑对刘红说。

    “不过对外公开招聘要加快速度,我这边等人用。”

    刘红走后陈大龙感觉很不正常,作为信息办的常务副主任,安排人竟然不和自己商量,既然如此就要好好看看谁在里面做文章想做什么文章?

    如此的操着,难怪姜心成坚决不干。若是自己,也不会干下去。

    陈大龙想好了在下午党组会自己该怎么做,如果不行最多和姜心成一样,走出发展改革局。

    于是他把朱宁叫过来,说:“普安市城市一卡通专项规划制定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拿到政府常务会上讨论,同时一卡通封面设计向全市市民征集的事,下午和报社等了联系,《关于征集市民一卡通卡面图样设计的通知》明天就在几大媒体上公布。”

    朱宁说:“城市一卡通专项规划已经完成初稿,下面就是根据要求重新完善。”

    陈大龙说:“城市一卡通专项规划就交给胡兵去完善吧,同时开个会议,请相关的部门来研讨,就规划提提意见。来的时候顺便留下来吃顿饭,大家工作是工作感情是感情。”

    朱宁说:“好的,回去就交给胡兵,关于征集校园一卡通卡面图样设计的通知今天就和报社等联系,费用怎么处理?”

    陈大龙说:“该怎么走就怎么走,那是你综合处长的事我不过问。”

    后来,陈大龙又把胡兵叫了过来,就城市一卡通专项规划进行了探讨。

    胡兵说:“我在学校的时候因为导师的关系参与过这样大的规划,规划做了对以后的发展很有知道作用,但是城市一卡通专项规划必须体现几个方面的内容。”

    胡兵接着说:“内容包括规划的性质,实施城市一卡通的基础条件、指导思想和原则、目标和任务、管理体系和工作责任、保障措施等六个方面组成,但是朱宁他们委托的公司做的规划似乎经验很不足,他们的规划在目标和任务、管理体系和工作责任等方面要求不是很明确,关键的地方遗漏或者不足,以后是谁起来就没有硬性的约束了,很多部门就会推卸责任。”

    陈大龙说:“你是专家,所以城市一卡通专项规划下面由你负责,坚决把关,出问题我首先就要处分你。”

    后来又说:“知道你关系还在办公室,每天还要负责网站维护很辛苦,等过一段时间慢慢给你解决。总之,这个规划以后就由你负责,规划费用怎么拨付是否增加减少都是你说了算,你是第一责任人。”

    胡兵看着陈大龙,没有说话。

    “没有信心?”陈大龙不知道内容,就笑着问。

    “感谢局长信任,我会尽力做好的!”

    陈大龙站起来就拍了拍胡兵的肩膀说:“要什么尽管向朱宁提,有问题直接找我!”

    用人就要放权,没有权谁做事都会束手束脚。

    陈大龙知道下午的党组会肯定很激烈,也许自己会和姜心成一样无功而返,于是给郝部长打了电话,关键时候要有人为自己说话,出了问题也好有个去处。

    自从到信息办工作和郝部长一起健身的机会就更多了说话就更随便,接通电话后陈大龙就说:“领导,有件事可能要麻烦你,先给你通个气。”

    郝部长就问:“什么事,能做的尽管说。”

    陈大龙就把信息办进人不知道谁直接安排不和自己商议的事说了一遍,说如此安排自己感到在这里工作就没有意思,在开党组会之前给领导汇报,到时候如果因此出问题,希望领导给自己找个出路。都是聪明人,郝部长听了就知道陈大龙会做什么。笑着说:“你想怎么就怎么,如果不行就到我宣传部来做个常务副部长,或者宣传文化系统的那个局做局长。”

    陈大龙说:“感谢部长关心,局长就不想了,有个吃饭的地方就可以了。”

    郝部长说:“要做什么就尽管做吧,有问题再打电话给我。”

    挂了电话,陈大龙就有了底气。

    孙平知道下午要开党组会的事后很兴奋,会议过后就是众人瞩目的处长了。王大鹏昨天问他是否给陈大龙打过招呼的事,孙平汇报说:“找人说过了,陈大龙没有反对。”

    王大鹏没有细问,很高兴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对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