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早晨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进房间,洒在地板上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

    陈大龙和张贵局长此刻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很亲密地谈着,这是陈大龙上任后第一次和张贵局长谈话,也是陈大龙离开发展改革局几年第一次和张贵局长坐在一起。

    局长笑着说:“大龙,自从你走后,发展改革局的变化很大,首先规模扩大了,普安市企业上市管理办公室成立后挂靠在这里,去年全市有两家企业在境外上市,打破普安没有企业境外上市的历史。后来信息化管理办公室也挂靠了,负责全市信息化推进和管理等工作。还有单位负责的任务也扩大了,全市的很多重大项目如飞机场建设等也都由我们负责。”

    张贵继续说:“我虽然是信息办主任,和企业上市管理办公室一样主要工作由常务副主任负责,具体工作你们去安排去管理,至于说需要什么需要我去协调的你尽管对我说,我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作为领导,全力做好服务,做你的后盾,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张贵局长最近一直在考虑陈大龙抓住了自己的隐私,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相安无事和睦相处,陈大龙在县里是以干事出名的,那么来这里想做事很好,我给你提供舞台给你人力物力,你做再多的事取得再大的成绩,单位内部说是你做的到了外面还不都是为我局长干的。

    “工作中如果有困难,肯定要麻烦局长,毕竟你是信息办主任一把手,我要在你的领导支持下开展工作。”

    心里不管怎么想的,但话是要说的,陈大龙知道单位的很多事要求局长去协调。在县区几年工作经验告诉陈大龙做任何事有了一把手的支持就顺利多了,否则阻碍重重有时候寸步难行。

    “还是那句话,你做事我服务!”局长很大度,笑着说。

    陈大龙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回到房间躺在椅上想了很多,自从常委会开过后知道将来发展改革局负责信息化工作,他就对这个方面的工作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对全市的状况进行了了解,知道普安市信息化特别是“大集中”、“四统一”的电子政务建设模式已经确立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而数据中心、基础网络、共享交换平台和数据库等基本建成,一卡通平台的框架已经基本搭建,具备了推行一卡通的基础条件。

    至于说一卡通陈大龙认为这是一个小的项目,做项目对县里来说很简单,每年见过的项目太多,再说有姜心成那天谈话时留下的很多资料他知道该怎么做。当前最重要的摸底看看信息办里面的六个人到底能不能胜任岗位,要有的放矢不能打无把握的仗。

    夜幕降临整个普安就变成了灯的海洋光的世界,宽阔笔直的道路上川流不息的汽车来来往往,两旁的路灯排着整齐的队伍伸长脖子像一个个士兵在保护着行人的安全。

    黄河广场灯火通明喷泉四射美轮美奂,彩灯把四周高大的建筑物勾画得更加雄伟壮观。

    在黄河广场不远处的咖啡馆里,朱宁和陈大龙一边看着外面的景色一边轻松地谈着话。

    这是陈大龙上任后和朱宁第一次谈话,以前一起供职的时候经常在一起吹牛,当时陈大龙和朱宁同是办事人员。每天早上给领导人打扫卫生,共同的底层生活使得他们关系很融洽。

    那时刘红就经常开玩笑说当时你们应该组成一个家庭多方便,也免得整天在一起像夫妻却不是夫妻。陈大龙听到这里就会反问说刘大姐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做过夫妻的事,那时候朱宁就坐在身边。

    陈大龙做了人事处处长后也把权力利用到最大,为朱宁争取了一个副主任科员。后来陈大龙受到排挤被免除处长位置两个人就没有了任何来往,听说那段时间朱宁和局长身边的红人张长兴走得很近,即使陈大龙提拔做了副局长和朱宁在一起也没有了当时那种亲近的感觉。

    几年过去了陈大龙已是领导干部多年,朱宁至今只是个处长。陈大龙听说朱宁协助姜心成争取稻米基地项目很受重用,姜心成提拔后朱宁就接替姜心成做了农经处做了处长。

    王大鹏当时是主任科员,几年一过王大鹏是副局长调研员了朱宁还是处长,不知道中央有什么环节,还是发生了什么事?陈大龙到信息办就职后知道第一件事就是应该找朱宁谈谈,作为信息化推进处和综合处的处长她很受姜心成看重,应该知道很多事情和内幕。

    朱宁说:“姜心成局长是个做事一直向前看不会向后和左右看的人,过多的考虑事情的进展,就没有顾虑到别人的感受。当时向国家争取稻米基地项目的时候就因为此得罪了很多人,不过他提拔走了,所以这些矛盾就没有爆发出来,这次从政府办回来还是那个作风肯定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陈大龙就问:“为什么?”

    朱宁说:“环境改变了,效果肯定不一样。当时稻米基地项目争取,局长等人都使全力支持不允许出任何问题。现在不一样班子之间就有很多领导不支持,所以姜心成的很多建议,不管合理不合理在党组会上都无法通过。”

    陈大龙很疑惑地说:“一卡通可是关系全局的大事,局长为何不支持,如果出问题局长是第一责任人第一个会受到牵连,按照局长现在想进步的形势应该全力支持。”

    朱宁笑着说:“话是这么说,但是功高盖主了局长也许就没有容忍之心了,所以做任何事要有度,没有了度独木难成舟,古时候有几个能干的大臣能全身而退的。”

    陈大龙笑了笑从朱宁的谈话中他可以看出朱宁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敢作敢为的人了,她变化了很多,人说形势改变人,那么是什么形势使她改变这么多,就笑着问:“一卡通项目进行到了什么地步?”

    朱宁用佩服地口气说:“姜心成局长做事比处事强多了,项目进展比任何人想象的要快,几个月下来就和市公交公司、劳动局、银行等部门协调过,姜心成当时说几家沟通得很好,估计再有几个月就能做具体实施方案了,这个时候因为进人和局长之间出现矛盾所以就中断了。”

    陈大龙想到信息办的事相对独立,那么进人进什么人还不都是姜心成说了算,说党组会研究不过是走个过场。于是就问朱宁:“进人的事能有什么矛盾?”

    朱宁考虑了一会,知道作为综合处和信息化推进处的两个处长职务的人,如果说不知道那显然是不可能,知道了又怎么回答?

    朱宁后来说:“姜心成当时要求进两个处长,把处长的位置调整到位,而发展改革局的老处长们不想来,别人推荐的人姜心成又不要,后来姜心成就要求全市公开招聘,人事处不同意于是矛盾就闹大了。”

    陈大龙在人事处多年做过处长,知道所谓的人事处不同意不过是哪个领导的意见罢了,以后自己真的开展工作,会不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一卡通项目以后你认为怎么做?作为信息办唯一的处长你全程参与过程,应该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陈大龙看着朱宁。

    朱宁说:“如果劳动局、银行、共交公司等相关部门同意参与建设,那么就可以直接委托相关单位把三卡合一,同时把公交车、医院、银行等相关设备进行改造,基本的步骤就是这样。”

    朱宁接着说:“至于说信息办人员问题,综合处三个人,推进处两个人,包括我就六个人,但是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这些人都不是专业人才,都是半路出家跑跑腿可以专研业务肯定不行。还有几个工作时间也不久能力和经验严重不足,所以急需进一些专业的人手。”

    陈大龙就问:“听说信息管理中心的胡兵等人都是专业人才,为什么不放在信息办而是放在办公室做杂事?”

    陈大龙来的时候,姜心成推荐说胡兵是个人才,如果需要人手可以把他要到信息办。但是听刘红说不知道为什么信息中心对胡兵的评价很不好,但是用人就要用其长。

    朱宁听陈大龙这么说不由一愣,随即恢复正常说:“胡兵这个人个性很强以才倨傲和很多领导人闹过矛盾,没有人敢用只好放在一边,每天负责发展改革局网站的维护和内容更新。”

    朱宁心里想,看来陈大龙比以前成熟多了,来之前肯定打听了很多,不是以前那个和姜心成一样一直向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以后在一起工作要注意很多。

    “能不能先抽调过来,让胡兵直接参与一卡通!”

    “为了团结最好不要这样。”

    “为什么?”

    陈大龙看着朱宁想到了什么,看来姜心成说得没错,说当时想用胡兵,朱宁就是不同意,也就没有考虑很多,现在看来里面肯定有原因。

    “个性很强的人不容易管理,到时候和领导闹起来对领导的威信有影响,也不利于开展工作,以前就因为一点私事得不到满足和王大鹏闹过很多次,单位谁都不敢用他,你现在用肯定引来非议。到时候因为小事和你闹起来对工作不利也损害你的威信,以后怎么开展工作。”

    陈大龙什么都没有说,心里却想抽个时间和胡兵好好谈谈,以姜心成和自己的关系他推荐的人肯定不会错,那么朱宁为什么反对?至于说闹事,想当初自己在发展改革局闹事比谁都厉害,成为过街老鼠谁都不想要,弄到发展规划处还是副处长,如果不是抓住局长和周一天等人的把柄,操他妈,估计现在自己比胡兵还要惨不要说做副局长副处长都没有。

    朱宁起身告别,看着朱宁走远,陈大龙才打电话给司机来接他。

    陈大龙坐在咖啡馆大厅的沙发,等司机的时候接到黄瑶的电话,黄瑶在电话你对他说:“快回来有个人来拜访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

    陈大龙说:“这么晚了,谁?”

    黄瑶说:“你那活宝朋友,带着小老婆。”

    陈大龙听老婆这么说就知道肯定是小李夫妻到自己家,不知道矮子这个时候有什么事?再说有事打个电话就行了,操他妈的,不知道矮子是怎么想的。

    陈大龙就说:“你先应付一下,我一会儿就到家。”

    到了小区门口陈大龙就下车让司机回去了,黄瑶多次对陈大龙说过尽量不要让司机接送上下班,年纪轻轻的就走走,一是可以锻炼身体杜绝惰性,二是假如整天专车接送习惯了,哪天退位了没有专车会不适应,要想有个好心态就必须从任何时候做起。陈大龙也就这么做了,即使很迟让司机接送也是到小区门口就到此为止。

    进入小区从小道回到家,看到小李夫妻正和黄瑶在客厅谈着话。

    陈大龙在岳父离职之前和岳父认真谈了一次说了小李和自己的关系,希望岳父给予关照。

    后来小李就被提拔到普湖县做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小李的小老婆很会打扮,看上去越来越漂亮。

    看到陈大龙进门小李就站起来打个招呼说:“大龙,老婆在家不好好陪陪,反而出去陪别的美女,太不应该了。如此德行黄瑶应该好好管理,否则你就变坏了。”

    黄瑶说:“我很希望他变坏,这样我也轻松,关键是没有美女看上他。”

    后来黄瑶和小李的老婆到隔壁书房谈话去了,只留下陈大龙和小李在客厅。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后,小李说,这次来是想请陈大龙帮个忙,就是自己所在的县离家太远,不方便,问陈大龙能不能和万大松打个招呼,有个机会把他要到万大松的管辖范围。

    陈大龙说,关键是浦和区已经有纪委书记,自己一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不一定管用,纪委干部调整都是市纪委说了算,现在没有这个方面的关系。

    小李说,你给我留意,如果有机会就给我说说,处级干部调整也不是说调整就能调整的,还要经过常委会。

    小李夫妻来时带来了不菲的礼物,陈大龙很反感,小李和小老婆结婚后,每次来都带点礼物,让自己很不适应,多年的朋友知根知底这样做就见外了和普通人有什么差别,所以每次都不客气地说:“矮子把东西带走,要这样做以后就不要来了!”

    这时小李的老婆笑道:“带点东西是给你家宝宝的不要见外,如果见外就不是朋友了,不是朋友也就不会这么做了。”

    “这么做,我反而没有朋友的感觉,矮子!”

    “好,下不为例!”

    小李老婆一边说就一边拉着小李很快出了陈大龙的家。

    两个人走后,陈大龙很不理解地摇摇头。

    黄瑶就说:“大龙,你摇什么头?”

    陈大龙关上门,无奈地说:“想不通矮子这样做,把我当成了什么?还是朋友吗?”

    “过几天到他家走走买别的东西还给他,知道你们两个人的感情不一样,但是人走上社会也许考虑就多了!”

    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阳光,旭日披着烈烈的酒气上升将一种无限的醉意朝田野辽阔的天空酣畅地播散开……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陈大龙一行在高速上向着牛州方向驶去,上任后陈大龙了解了一些情况决定带人到外地考察,先熟悉一下具体的情况,听了姜心成和朱宁的汇报,他心里总没有底气。

    考察一行有朱宁、刘红和胡兵还有信息办原来的几个人,带上刘红和胡兵那是陈大龙临时的决定。

    考察前陈大龙到刘红办公室询问调整人需要走的程序时,刘红笑着问:“听说领导最近要出去考察,是不是把我也带上。”

    看着比以前更成熟的刘红,那更挺拔的乳房,陈大龙想到如果枕上去肯定舒服,就如以前一样笑着说:“好啊,枕头我是天天想夜夜想,说不定这次出去就能把梦想实现。”

    刘红笑着说:“整天就是破嘴,到县里做了几年领导也没有改变,外人听了简直就是流氓。”

    陈大龙说:“领导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看到美女也有想法,不过我这个人喜欢直来直去,不像别的男人光干不说,我是又想干又要说。”

    刘红说:“人说流氓有两种,一种是语言的流氓整天破嘴,一种是行动的流氓,你到底是那种流氓就分不清了。”

    陈大龙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开了一会儿的玩笑,陈大龙看着刘红,突然想到假如把刘红要到信息办辅助自己开展工作,肯定比朱宁强多了。

    现在陈大龙看不透朱宁,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官场就怕使用看不透的人,那么这个人会不会背叛自己都不知道,又怎么敢放心使用。

    至于刘红,虽然竞争人事处长的时候两个人有点矛盾,那也很正常,有了位置谁都不想竞争说明不正常。

    虽然刘红失败了,还是很好地配合自己开展工作,后来通过她老公的努力,到了办公室做了办公室主任,关系也很和谐。

    有了此想法,陈大龙就说:“热烈欢迎,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想去后天早上在今世缘宾馆门口一起出发!”

    刘红做了六年多人事处长,一直没有前进一步的迹象,期间刘红的老公也很努力地跑,花了不少冤枉钱也没有成功。现在他们夫妻也不想继续努力,求人办事很难。人事处是个对内的处室,出去的机会很少。

    “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们之间说事情好像没有玩笑吧,一句话我欢迎,去不去自己考虑!”

    上任后的第三天晚上,陈大龙在刘红的带领下带点礼物去拜访了胡兵。

    举止不安的胡兵知道陈大龙就是新来的副局长时很激动,这是工作多年第一个领导来看望自己。

    陈大龙从言谈中知道胡兵的情况,胡兵当时作为专业硕士人才引进,签协议的时候单位口头答应胡兵的对象毕业了也可以安排正式工作,等胡兵对象毕业了要求单位安排时人事处却回答说没有编制,只能在下属的管线公司上班。

    人事处如此回答实际是执行领导的意图,于是胡兵就去找分管人事的王大鹏,王大鹏坚决不解决。年前一次又去王大鹏家,遇到单位的孙平带着很大的包进去,出来时带进去的包就没有了。后来孙平就做了办公室副主任,胡兵当然不服气。

    一天胡兵和王大鹏协商对象工作的事再次无果后,胡兵就在单位把孙平送礼的事说了出来。王大鹏当然很生气,就找机会打击报复,把胡兵安排到信息管理中心负责单位的网站维护。

    陈大龙就问:“对象的工作后来安排了吗?”

    胡兵无奈地说:“王大鹏不同意,谁也不敢给办,对象一直在普安的企业打临工。”

    陈大龙想了想说:“你的对象也是硕士,找个事业单位应该没有问题。”

    接着,陈大龙就对刘红说:“刘红,你作为人事处长应该关心关心下属,请你先帮助安排一下,让胡兵的对象先到洪福房产公司上班,以后有机会了我争取给胡兵的对象联系一份事业单位的工作。”

    洪福房地产公司是刘红的丈夫开的,陈大龙知道到那里上班不过是刘红的一句话。

    刘红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大龙你是领导发指示了,肯定不打折扣地把精神贯彻到位,我回去帮助说说争取下个星期去上班吧。”

    后来他们谈到了这次来的真实目的,陈大龙说市委这次调整安排他来负责信息办工作,上任的时候有人推荐了胡兵,所以就过来拜访,不知道胡兵是否有兴趣,是否敢接受挑战?

    胡兵以前听同事私下议论过陈大龙,对他的评价是有贬有褒,当时姜心成负责信息办的时候胡兵就想到那儿工作,可是姜心成一直没有征询过自己的意见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现在陈大龙主动来征询了,当然很想去展示自己,于是回答说:“只要领导信任,给个机会肯定会尽力工作。”

    “那好,下个星期就随同我们去牛州考察一卡通,回来后就到信息办上班,但是单位网站内容的维护在党组会研究通过之前请你继续维护。”

    看着陈大龙和刘红出了自己的住处很远,胡兵才醒过神来,一直认为调整岗位是很难的事,陈大龙只来一趟谈了一会儿的话就给解决了。至于答应给对象联系工作,那是自己一直头疼的最大难题,不知道能否真的解决。

    考察前夕朱宁看到随同考察人员名单中有胡兵的时候,就疑惑地问:“怎么有胡兵?大龙已经提醒过你,这个人很有个性,以后工作上出问题别说我没有提醒过你。”

    陈大龙看了朱宁一眼,没有表情地说:“先使用一段时间,了解具体情况后再客观全面地看一个人,不能因为一件事就一棒子打死。要说有个性,当时我在发展改革局有个性吧,还不是提拔了。”

    想到姜心成提醒自己的话,心里却对朱宁有了另外的看法,也许朱宁真的变了。

    中午时一行人进入了牛州市区,在高速出口处牛州信息化办公室已经派人在出口那儿等候了,陈大龙下车后和他们寒暄一番,然后让司机开车跟在他们的车后面。

    一行人进入宾馆后,牛州信息办一把手常主任已经过来招待陈大龙他们。

    常主任说:“大家远路而来先吃午饭,下午进行交流怎么样?”

    陈大龙回答说:“到了常主任这里,就由常主任安排。”

    于是一行人就进了一个包间,分宾主坐下,酒席开始时陈大龙说:“我们下午要听常主任的经验介绍,中午就喝了点啤酒。”

    下午牛州方面的介绍很到位,常主任安排他们信息办的一个业务处长,就一卡通项目的实施背景、国内城市的先进做法、牛州建设一卡通项目的基础条件、实施的步骤、资金来源,特别是投入使用对市民的积极作用做了全方位的介绍,并且在现场还回答了普安一行人的很多实质问题。

    交流结束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常主任就说已经和附件的几家旅游景点联系过,下面就让一位副主任带大家看看牛州的特色景点吧!

    出门的时候常主任给了陈大龙一叠材料,说来之前姜心成局长提示过有些东西不能在众人前面介绍,让我私下交给你也是商业秘密。陈大龙知道姜心成和常主任关系很好,做稻米基地项目的时候就有来往,所以陈大龙问姜心成能不能带队到牛州考察的时候,姜心成说只要你想去我给你打招呼,肯定会学到很实际的东西。常主任这么做陈大龙知道来之前姜心成早就安排过。

    大家看了牛州的景点后,晚餐是在牛州酒店三楼的顶级餐厅。餐厅是包厢式的餐桌直径听服务员说是三米,餐具每个碗碟茶杯上都涂上金色,小姐基本都是170左右的个头。这都是国家省里来领导检查才有此档的,进这样的餐厅在市区仅餐费就要200元每人,烟酒加上别的消费,一顿饭下来没有5000元根本别谈。

    常主任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下后,陈大龙坐在常主任的左边刘红的右边,然后其余的人才开始纷纷找到自己的位置。

    吃饭有吃饭的规矩,座位有座位的一套,常主任一直陪着陈大龙,不时给陈大龙讲解牛州的经济和信息化发展趋势。

    此时在普安市发展改革局,王大鹏和孙平正面对面地坐着。孙平汇报说陈大龙到牛州去考察,把胡兵和刘红都带去了,带着他们不知道为了什么?

    孙平知道信息办最近肯定要进人,有两个处长的位置那是很有诱惑力的,不管位置好不好毕竟是处长。

    孙平知道此事后,心想自己应该为此采取行动,所以在昨天晚上他和小黄专门到王大鹏家去了一趟。他知道要想领导为你出力必须有所表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送礼送什么才能讨领导喜欢是每一个送礼人最头疼的问题,长期的送礼让孙平总结出各种送礼的技巧和学问,送礼之前一定先要了解领导的家庭背景,你别看有的领导干部在外面前呼后拥风光无限,对同事对下属横眉恶目的但回到家里却是对老婆低三下四卑颜屈膝怕得不得了,给这样怕媳妇的领导送礼,你就是把名烟名酒都搬到他家里去不如送给官太太一套名牌化妆品,绝对能收到事倍功半的效果,枕头风一吹想办的事立马办成。

    有的领导干部不怕媳妇也不是靠老岳父的背景上去的,但他有个儿子特招他喜欢就多做做他儿子的工作,送点孩子喜欢的只要孩子喜欢了事情也就成了。

    后来孙平想到王大鹏怕老婆,于是就给王大鹏老婆买了一套5000多元的高档化妆品,小黄当时很心疼地说:“谈了几年恋爱,人都给你了,你从没有舍得给自己买过这么贵的东西。”

    孙平解释说:“等他有了位置,就有很多人像这样送给自己了,那么你以后就慢慢享受吧。”

    孙平选择晚饭过后到领导家里去,这个时候领导就是出去活动也回来了,要么在家是看电视,要么是看书。

    孙平由于经常来所以敲门的时候,里面的人听见孙平的声音后就打开门让他进去了。

    王大鹏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孙平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开门的王大鹏老婆,很小心地坐在王大鹏身边。

    大家心知肚明,很快话题就转入了正轨。

    孙平说:“局长听说信息办那边要人,我很想过去弄个位置,希望得到领导关心。”

    孙平每个节日都要孝敬王大鹏,关系比较不一般,王大鹏心里也就默认了孙平的做法。

    王大鹏想了想说:“你是我分管的,肯定要关心你对你负责,尽量为你争取。”

    坐在旁边的王大鹏老婆也接上说:“孙平很不错也有能力,早就该提拔了。”

    女人这么说,谁都知道那是价格不菲化妆品的作用。

    王大鹏知道老婆说的内容,转过头对孙平说:“提拔不是大问题,关键是局里现在没有处长的位置,信息办是有两个位置,但是信息办是陈大龙负责的,我不好直接参与,所以这段时间除了要好好工作外,你要想办法和陈大龙拉上联系,找个人给陈大龙打个招呼,只要他不反对我这边尽力推荐,那么到信息办当处长可能性就很大。”

    孙平为难地说:“我和陈大龙没有联系,不过会尽力想办法的。”

    王大鹏没有表情地说:“和陈大龙联系你要自己努力,宜早不宜迟想位置的人很多。”

    孙平感激地说:“谢谢领导提醒。”

    从王大鹏家里出来,站在楼梯口下面等待的小黄迎接上来问:“怎么样?王大鹏局长答应了?有希望吗?”

    女人任何时候看问题,注重的是效果。

    孙平一边走一边说:“王局长答应帮助了,但是他说局里没有职位,只有信息办有位置,信息办是陈大龙负责的他不好插手,希望我们自己能拉到关系和陈大龙打个招呼,只要陈大龙不反对,什么都好说,如果陈大龙反对谁出面都没有用。”

    小黄想了想说:“陈大龙是农民出身,不是在这个城市长大的很难拉上关系,只有从他在普安的生活圈子入手也许能拉上关系,尽快找人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

    对小黄来说最大的希望就是孙平坐上处长和自己结婚,因为孙平的口头禅就是不做处长,坚决不结婚。

    孙平无奈地说:“当时听了吕婷的建议到办公室后得罪了陈大龙,早知道有今天怎么也不会答应吕婷,真他妈的懊悔。”

    小黄说:“那么能不能请她帮忙?办公室主任局长身边的红人也许有点作用,当时你是因为她和张长兴才得罪陈大龙的,这个时候求吕婷帮助也许有用。”

    孙平不屑地说:“吕婷是有关系,后台是局长,但是你考虑了没有,局长也没有把她当回事,否则做了四年多办公室主任,到现在也没有被提拔重用的迹象,她不过是局长发泄欲望的工具罢了。至于张长兴也他妈的笨蛋,被陈大龙弄下去挂职办公室主任被陈大龙顶替了,陈大龙做了副局长,办公室主任又被吕婷顶替了,他一点脾气都没有。别人挂职提拔他挂职降职,现在可好整天无所事事,当时想依靠他认为能提拔快一点,谁知道是这个结果。”

    小黄有点泄气地问:“吕婷和张长兴都不行,那怎么办?”

    孙平笑着说:“他想到了一个人,也许能帮上忙。”

上一页 《对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