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梅花饭店坐落于普安市最为繁华的淮海西路南段,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北边毗邻市政府和主要商务区,南面距普安著名的购物圈也是咫尺之遥。饭店设计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建筑装饰,法国的青铜、意大利的音乐喷泉、法国的水晶灯、国际一流水准的寝室用品、加上金箔装饰富丽堂皇的回廊,由内及外无不彰显皇室气派,走进去就感觉融入到贵族奢华尊贵的生活。饭店后面就是一流的豪华俱乐部、西餐厅、日本料理、酒吧、娱乐中心、SPA、宴会厅、大型停车场和世界著名品牌精品店等一系列设施。

    饭店是市委人大政府政协的定点饭店,来客接待会议用餐都在这里,就是每年一次的人大政协会议都是在梅花宾馆召开,就这一项听饭店的女老板满红说就有上百万的收入。

    满红在陈大龙和前老婆离婚单身的时候,两个人曾经有过不寻常的关系,以致满红生的儿子很多人都认为是陈大龙的种。满红生孩子的那段时间,陈大龙也和黄瑶结婚了,婚后的陈大龙就再也没有和满红那个方面来往过。

    做了领导后的陈大龙,更知道如何保护好自己,更知道男女关系对一个领导干部成长的危害,所以虽然和满红关系一直很好,但是彼此都知道该了的都了了。只能是很好的朋友,不会再继续那种情人的关系。

    中午,陈大龙打电话对满红说今晚想请人吃饭,对象是万大松等领导,请她吩咐厨师们把最拿手的菜都上来。

    万大松做处长的时候就知道陈大龙在外面有个相好,那时陈大龙和前妻李芳经常闹矛盾,陈大龙的性生活是饥一顿饱一顿,作为男人万大松知道单身男人的不易,也就没有过问。

    后来陈大龙仕途慢慢顺利的时候,万大松曾经提醒过一次。陈大龙解释说两个人早就没有了那个方面的来往,只是普通的朋友,不过请老领导关照满红饭店的生意,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也不容易。

    万大松知道满红虽然没有和丈夫离婚,但是婚姻早就名存实亡,想一想陈大龙的话也有道理。万大松到了浦和区做了区委书记后,有什么重要的客人都让下面的人安排在梅花饭店。下面办事的人都是人精,知道书记这么安排意味什么,都是等着书记赏饭吃的能不知道怎么办,接待办的主任就把这里也作为浦和区接待的定点饭店。不知道原因的人私下都偷偷议论说万大松这么做肯定是看好了老板满红,想和满红发生点什么,真实的原因只有陈大龙和万大松等人知道。

    陈大龙和周武说了聚餐的地点后和周武告别,出了政府办公大楼,就让司机把自己送到体育馆。上午和郝部长约好,下午去健身房健身。郝部长说下午常委会过后,自己就到健身馆。

    自从到县里任职,陈大龙十天半个月的能和郝部长碰面一次,每次碰面后两个人就是健身房,一边健身一边谈话。

    陈大龙在发展改革局被贬到乡下挂职的那段时间无所事事,在同学牛伟的推荐下到体育馆健身房做过健身教练混日子的时候,和黑道出生的健身房老板刘金虎关系很和谐。

    陈大龙后来崛起后,健身房的老板刘金虎就给陈大龙办理了三张VIP金卡,让陈大龙送给一些需要帮助的关键的人。

    有了金卡就等于在这里健身吃饭终身免费,在普安享受金卡服务的不会超过20个人。一般的人到此健身都是办的月卡,办年卡的都是别人送的。普通年卡收费是3999元,银卡带游泳的7999元,VIP银卡14999元,普通金卡就要29999元。由此可见,陈大龙和刘金虎的关系。

    陈大龙把金卡给了郝部长一张,他知道郝部长经常和自己在一起健身谈话,说明没有把自己看成外人,那是郝部长看得起自己,否则以他现在的职务,许多人挤破脑袋想陪他,想尽了任何办法都找不到机会。郝部长主动给自己接近的机会,怎么能放弃官场上的许多事,都希望郝部长能给自己打招呼,能罩着自己。

    陈大龙坚持锻炼身体从小就开始,身上的肌肉线条比电视上介绍的什么健美明星隆起得多,锻炼多了陈大龙对锻炼也就有自己的看法,认为锻炼不需要剧烈,练出均匀线条才是最重要的,锻炼也不一定要到健身房,家里、班上都可以就地做运动,如俯卧撑可以练臂力和胸肌,扩胸修饰胸肌线条,举哑铃练手臂线条等等。

    每次这么介绍的时候郝部长就会嘲笑他,你身上的肌肉结实得像块一撞能出声的钢板,自然不需要超强度锻炼,别人有这肌肉吗。

    郝部长第一次看到陈大龙身上一块一块突起的肌肉,就赞不绝口,说平时穿上衣服肌肉好像也就这么回事,一露真面目,真是……嘴里的惊叹声不止。

    那天陈大龙可能心理的原因,一改以前锻炼的作风做一组硬拉动作后,又扛着沉重的杠铃,心里默默地数着数,一次又一次蹲下,站起来又蹲下再站起来……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鬓角和脸颊流淌,光溜溜的脊梁上全是湿漉漉的水渍,肩膀头结实的肌肉也因为和杠铃杆不断的摩擦有些发红,一直到很累,才光着汗涔涔的身体走进冲淋房。

    陈大龙特别喜欢冲淋房里到处都安装镜子的装饰,站在圆形喷洒的水线下,他把手举过头顶,弯在胸部,抵在腰间,插在背后,最大限度地抻展肌肉像阅兵一样检阅自己的健身成果。

    陈大龙对着镜子,想到同事们说的十块肌肉,用手摸了摸不知道何原因硬硬挺起的家伙,怎么数也没有十块。

    “小伙子,肌肉是不是又多了一块?”随着声音,一只充满热气的大手摸着后背上的肌肉,嘴上啧啧了两声后,说,“这么棒的身体,电影商拍三级片不找你太浪费了!”

    镜子里出现郝部长那张充满羡慕的老脸。

    后来,两个人冲洗过后就到休息房,躺在一起谈论周围的人和事,后来就谈到了这次的人事变动,陈大龙很不理解。

    郝部长说:“常委会不过是走个过场,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你这次的位置虽然不是很理想,但是年轻经得住熬,先好好干,过几年也许海阔天空。当然,你这次调整,是你的老领导卫副市长推荐,肯定有推荐的理由,我也不好过分的参与。”

    作为县委副书记,到市区任职,提拔为小局的局长都有可能,当然大部分到了市直单位都是副职,所以陈大龙现在的位置有个调研员,级别享受正处级,可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陈大龙说:“能到这个位置,说实话心里很满足,感谢领导的一直帮助。”

    他心里虽然不快乐,但是又想做人不能太贪心,人要知道满足,否则,永远不快乐。官场就是欲望场,做官永远没有尽头的那天。

    郝部长就说:“大龙,以你的能力做个局长也没有问题,现在这个位置太小儿科了,好好干有机会一定会给你争取的。”

    陈大龙就笑着说:“能配合局长把信息办的工作做好,我就烧高香了,部长能这么高看我,很感谢,一定好好工作,不辜负部长对我的厚望。”

    陈大龙永远记着“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会让人看出来”这样一句话,人莫自以为是,地球离开了谁都会转,古往今来恃才放肆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所以一个人即便再能干,也一定要保持谦虚谨慎,特别是在领导面前。

    郝部长和陈大龙聊天,知道今晚聚餐的事,知道万大松、周武也到场,就说这两个人都在自己也过去见见他们,特别是万大松做了书记后就很难遇到,很少有时间陪自己聊天。

    陈大龙没有说话,知道在任何人面前不要议论领导的是非。

    到了梅花饭店,几个人看到陈大龙和郝部长一起进来就显得比较惊奇,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出面,这样的饭局规格就比较的高,所以郝部长进去的时候,刘红等人就赶紧站起来,弯腰打招呼。

    “郝部长好!”

    万大松和郝部长年轻时就是朋友,也站起来迎接上来拉着郝部长的手笑着说:“我和周县长正在抱怨陈大龙,今天提拔了就把架子摆了出来,请我们吃饭,我们到了很久自己却不到,是不是太怠慢客人了,原来是陪更大的领导,这样就理解了,就不能再抱怨大龙了。”

    郝部长笑着说:“听说你们聚会就过来混顿饭。不过,大松做事很不到位,晚上有这个聚会也不打电话告诉我,做了书记架子就大了,就不经常到我办公室聊天,听大龙说你在这儿就过来看看,顺便提醒你,以后有好事一定把我也带上。”

    万大松说:“领导能到场那是我的荣幸,不过领导不到场,我可以坐在主人的位置,就如今晚领导来了,我是想坐也不敢坐。”

    “不要认为市政府在你浦和的地盘上,你就可以任何时候坐在主人位置,今晚大龙请客,大龙就是主人,我不能坐主人的位置上,你也不能。”

    官场吃饭座位是很有讲究的,那是级别的象征。

    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把郝部长安排在主人的位置上,左边是万大松,右边是周武,之后刘红等人才依次找好自己的位置,陈大龙理所当然就坐在郝部长对面买单的位置上。

    那天晚上,秦华、刘红、老王、朱宁等人,和郝部长、万大松、周武等人相比级别那是很低,所以只有陪领导喝酒的份。

    开始的时候,郝部长说常委会刚刚开过陈大龙回城,到发展改革局做副局长调研员,信息办常务副主任,也是刘红等人的领导,几个人就积极陪陈大龙喝酒,说早就盼领导回来,真的回来了要好好关心下属。

    在官场要想得到领导关心就要陪领导把酒喝好,如果爱惜身体酒喝少了提拔也就慢了,这句话是官场总结的真谛。

    几个人都不是傻瓜,肯定知道该怎么做,结束后都喝多了。

    出了包间,意味着酒席结束。

    万大松和周武两人拉着郝部长出去说到外面转转散散酒气,问陈大龙去不去?陈大龙说今晚喝多了,就不参与领导的活动了,虽然是朋友也是领导,领导的活动知道的越少越好,三个人出去搞什么都与自己无关。

    万大松等人走后陈大龙就问秦华他们,三个女同志是不是陪自己和老王到下面的洗浴中心泡泡,如果不介意可以洗个鸳鸯浴。

    陈大龙和他们以前几个在一个处室工作过多年同事,所以很难有领导的架势。

    秦华说:“大龙回到局里也是一个领导,以后更是同事,领导就要有领导的样子,不能开这个玩笑。”

    刘红的脸红红的,歪着头说:“他根本就不是领导,听他说话,标准的流氓。”

    陈大龙说:“正因为是流氓,才有那个想法,既然女士不同意,不勉强,再见。”

    秦华和刘红因为喝了酒,就把车放在酒店的停车场和朱宁一起慢慢走着回去了。

    女人不管平时和谐不和谐,到了一起肯定有很多的知心话。

    看着他们走远,陈大龙就对老王说下去泡泡。

    两人就到下面的洗浴中心,脱了衣服躺在水池里泡了泡,泡了一会上来搓了背,洗洗头,就到上面穿上洗浴中心为客人准备的短裤和衬衫,到楼上的休息中心休息休息。

    进入中心,就有穿着考究的服务员迎接过来问:“先生,几位?需要什么服务?要不找个小姐敲敲背?”

    “找个包间,做个足疗!”陈大龙回答说。

    普安离扬州很近,所以扬州三把刀(厨刀、修脚刀、理发刀)中的修脚刀也就顺理成章的传到了这里,扬州修脚刀的招牌像一张名片,出现在浴都门口都清楚地表明了它的含金量,都是给人招揽生意的招牌。

    听说一把小小的修脚刀,可以治疗五类疾病:一是皮表病变,指皮肤浅表层部位的疾病,如瘊子、疔、核类;二是深层组织,指皮下深层组织,如瘤子、骨刺等;三是趾甲、嵌趾和畸型类;四是因机械性挤压磨擦而引起,如脚垫、鸡眼;五是病菌感染,如脚气、疣类。还听说这里的修脚师能从足趾的小变化上看出顾客是否患了鼻炎、糖尿病、高血压、动脉硬化、眼底病史、肝脏功能失调、气血瘀滞、头痛等等。而从足底和足背,可以测看出心脏、肝脏、胆囊、脊椎、甲状腺等病变,以及肾脏炎症、肝硬化、高血压、胸膜炎、泌尿系统结合等疾病,并采以相应医治措施,所以到这的人都会来上一次足疗。

    两个人仰面躺在狭小的床上,两个女服务员正捧着他们的脚,细心地给他们做着足疗。

    老王就说:“很久没有和领导在一起喝酒了,郝部长讲下午常委会调整人涉及领导,回来了,以后可以经常喝酒了。”

    “什么鸟领导,工作上是领导,生活上就是自家兄弟。”陈大龙话虽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很舒服的。

    “领导就是领导,以前你在发展改革局的时候经常关照我,大恩不能忘!”

    “帮助是应该的,能帮助的尽管说,不过今晚和你一起到洗浴中心,你老婆不会责怪吧?”

    老王和黄奕结婚后,黄奕就怕老王被别的女孩追去对老王看得很紧,每天一下班就要看看老王在什么地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就会让老王解释找出证明人。

    满红曾经对陈大龙说,黄奕最大的希望就是和老王生个孩子,那样就可以拴住老王了。

    陈大龙当时就笑着说以老王的实力,每天晚上干几次都没有问题,戳出个儿子应该没有问题吧。

    可是两个人进进出出几年,黄奕的肚子就是没有挺起来,后来黄奕就继续到满红的酒店上班,对老王看得更紧了。

    “黄奕知道今晚和领导在一起,她很放心!”

    后来,两个人就说到了这次的人事变动,老王很不解地问:“跑了一圈又回来了,听说是负责姜心成没有完成的一卡通,那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为什么?”

    陈大龙就想和老王聊班上的情况,知道姜心成失败的原因,前车之鉴,后车之师,才能少走弯路。

    “谁都知道,姜心成从稻米基地项目建设起步,当时和王大鹏竞争稻米基地项目领导小组组长,说白了就是农经处处长,闹得很不愉快,王大鹏为此几次受到打击就有了矛盾。去年姜心成从政府副秘书长的位置回到发展改革局,任副局长兼任信息办常务副主任和王大鹏又有了竞争。为什么?王大鹏被明确为调研员后,就认为局长走后局长的位置非他莫属,现在姜心成来了,排名还在他的前面,肯定利用责权到处为难!”

    “他们各人负责不同的事,没有直接的接触,王大鹏怎么能为难到姜心成?”

    陈大龙想知道症结在哪儿。

    “工作上是没有联系,但是信息办是一个常设性临时机构,挂在发展改革局,主任由局长兼任,所以信息办的人权财权都在局长手里,毕竟局长是主任是法人代表。而局长又把发展改革局的人权给王大鹏分管,作为分管办公室、人事处的王大鹏在人权财权上就有很大的权力,就能找出办法来为难,导致姜心成是要人没有人,壮志未酬身先死。”

    “局长是什么态度!”

    陈大龙知道老王的岳父和张局长是战友,所以老王很得局长的重视,是局长身边的红人。

    “局长的重心已经不在单位,把单位的权力几乎都放给了王大鹏。但是,我想王大鹏做的很多事局长应该知道,否则王大鹏也没有这个胆量。”

    老王虽然没有说,陈大龙知道张贵一直在到处跑关系,为竞争副市长的职位做准备。

    “一卡通是市政府今年为民十件事之一,假如完不成,局长应该知道后果。”

    陈大龙想不通,假如一卡通完不成,最大的受害者是局长,他才是名义上的法人代表,姜心成做得再好都是为他服务的。

    看来,上次周武说的姜心成和局长之间的矛盾也许是真的。

    周武上次对他说张贵对姜心成开始很重视,当副局长来培养,稻米基地项目争取下来后姜心成到了政府办做了副主任,于是就建议分管市长把稻米基地项目的建设管理都划归给政府办,继续由姜心成负责。

    谁知道分管市长竟然同意了姜心成的建议,张贵虽然不同意把权力划给别人,也不敢和市长叫板就把不满都发在姜心成身上。

    姜心成今年回到发展改革局,负责信息化特别是一卡通项目建设,局长不支持也就很正常。

    “我不知道一卡通是什么东西,听王大鹏向局长汇报说似乎很简单,说给他负责也就是几个月能做好,所以王大鹏也想着信息办常务副主任的位置!”

    “信息办现在有几个部门,具体由谁负责?”

    陈大龙在上任之前,必须把很多的内幕了解清楚,避免走姜心成的路子。

    “目前就是两个处,一个是综合处,一个是信息化推进处,两个处都是朱宁负责,所以姜心成上任就希望增加人手,到走了人员也没有到位!”

    “朱宁负责?”

    陈大龙很疑惑,朱宁怎么能负责这一块?陈大龙听别人说过,因为稻米基地的项目,朱宁很受姜心成的重视,但是领导就是再看好一个人也不能把她放到不懂的业务岗位上,姜心成不是糊涂人,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是啊!她是信息办的内当家,姜心成把什么事都交给她!”

    听了老王这么介绍,陈大龙就想应该抽个时间和朱宁在一起好好地聊聊。

上一页 《对局》 下一页